淡 水 化 合 物

忽然之间一场大雨

忽然之间一场大雨

世界多了新鲜氧气

从此以后潮湿的我

不知道要到哪里去

 

忽然之间一场大雨

哗啦啦啦淅沥沥沥

碰巧路过的旁观者

请你坐下听我唱歌


“举头望月月色渺

雾里看花花事了”

看着人世千回百转

所有麻烦与我无关


“相见甚欢意正好

蓦然回首不见了”

看着人世千姿百态

停下来把鞋晒干 


啦啦…

 

一万年太久  只争朝夕

一万年太久  只剩朝夕

 

忽然之间一场大雨

世界多了新鲜氧气

从此以后潮湿的我

不知道要到哪里去


黄昏是我的帽子

背光的地方躲着鱼

它说 那是一瞬的光辉

它说 那是一人的墓碑

 

日月江山 斗斗星河

暮鼓晨钟 纸云牧歌

大地炎炎 落日余晖

此去经年 一身雨水

 

无论走了多少路 各归殊途

此间孤独的灵魂 呼之欲出

善良的人们啊 请鸣笛

让这号角如愿般 响彻山谷

 

脓包 赤脚 

儿戏 故里

天堂 地狱 

人间 喜剧

 

我的欢喜和哀怨 都在很远的地方

所以这里的我 平静一如往常

那些叫做孤零零的夜里 无梦无乡

倒地轰然入睡 如同归去一样


十二月

三月的流水

五月的玫瑰

七月的闪电

十月的落叶


一百次相会

两百句告别

我看见立春的白雪

我看见冬至的原野


一叶知秋

草长莺飞


四月的池塘

六月的花香

八月的骄阳

九月的流光


十一场邂逅

十二次逃亡

我看见长草的城墙

我看见晴朗的山岗


月落潮升

万物生长


远方是多远的地方

我要去远方

抱着我的小狗狗

拖着我的皮箱

在偏僻的站台

爬上陌生的车厢


我会经过一片田野

每一块旷野边缘

都有大大的波斯菊 灿烂的向日葵

或者有小小的山岗

飞着蒲公英

玉米的秸秆淹没我的头顶

橙色的风吹跑我的大丽帽

追逐它的同时

惊起一群蚂蚱和麻雀

打扰了 不知道你们刚刚梦到蝴蝶

黄昏  农舍升起炊烟

磨房边的水车吱呀呀的转

您请我留宿 谢谢 

谢谢您慈祥的微笑和美味的面包


路过森林

小鹿追逐一只灰兔

冒失地将我也撞倒在厚厚的落叶上

很抱歉 游戏被我打断

斑驳的桦树皮上刻着姓名

那是什么人的刻骨铭心

沿着小老虎的脚印

在月光下和狐狸们跳圆圈舞

黎明前相互道别

我遇见猎人

告诉他这里什么也没有


大海旁边

我的连衣裙呼啦作响

礁石上海浪的拍打

淹没不了信天翁翅膀扇动的声音

冲上岸的海螺

带来自深海遥远的传说

翻了的箱子 飞出我的笔记和图画

它们会被带到人鱼公主那里

也许哪一天 

她就在某块岩石背后看我


但是我要走了

没有天涯海角 没有世界尽头

踏上一只小船

头顶上是亮闪闪的星星

船舷上有呼啦啦的浪花


是的 我要出发 我又要走了

一起走么?会等我么?

原谅我不能说再见

因为我要去的是远方

亲爱的 我的行李是不是太多

那样我走不远

可是没有行李

我又能走多远?


我明天就要启程

我要去远方

你能不能告诉我

远方 在多远的地方


(诗《远方是多远的地方》2005/01/19)


午夜十二点

对面的楼还剩十二盏灯
楼下草坪站着十二只猫
排成一线
猫从左侧那只开始
十二声过后 消失不见

天使阻止了钟敲
给我一块巧克力或者什么糖果
十二点一过
又是新的一天

是谁规定 让一天如此悄无声息到来的
天使飞走了
天使算什么
肇事者潜逃
主谋始终不肯露面
被害人无从申辩

灭掉所有的灯
燃起所有的火
十二点 你是否更寂寞 抑或更快乐

(诗 2004/07/17)

To espectro 20's Birthday

偿不起青梅竹马

等不及相濡以沫

七年缱绻 莫逆于心

千杯不醉甘怡

辗转不尽迷途

 

那时日

北方草原的露水和马

旗帜和鼓

西北大漠的苍黄天际

小河的墓

京西夕阳下的金色山脊

反复的路

言之凿凿的纯粹向往

纸上地图

 

那时日

看悲欢 正反 虚实

王朝 故里 世纪

看别离

看物转星移伤怀 似曾相识

更迭轮回 终散场华丽

于是面风长笑

一塔湖图

 

季风谱写殇歌

流水镂刻碑文

为迈过人寰纵横沟壑

你我必须远行

此去漫漫

却不是旅途

亦不是征程

 

任风霜雨雪

任艰难年岁

可以毅然挽手 并肩携行

可以终有一日

你我衣衫褴褛 白发垂老

不见对岸 不见尽头

仍愿意 风雨共舟

 

莫不是不能回头

只祈望及至年华落幕

仍愿意搀扶 跋涉回溯

尔后 得一阳光下午

拾笔记录

所谓谊同苔岑

所谓情切手足

 

已燃未尽的烛

落笔不成的书

我与我们

关于爱和归属

关于凡尘和土


(《给espectro20岁的诗》2007/10/21)

剧本

爱德华不是你
爱丽丝不是我
牵手就走在一起
说再见就是逃离

吹一支嘹亮的哑哨
昏暗的夜灯火通明
安静的开场
喧嚣的散场
然后天气放晴
晴天可以下雨
雨天也有烟花
花里开出寂寞
寂寞亲手摘走

谁能记得
时光不辍书写的剧本
何时
我们笑容满面
我们泪流成河

这无题的著作
有开始 没有结局
有故事 没有作者

(诗《剧本》2006/10/17)

1 2
© 和田野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