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 水 化 合 物

小妖(四)

文/和田野


(四)

风睡着的时候也会哭。夏天的眼泪坠落,蚊子的前腿骨折。世界日复一日月落潮升,看上去周而复始,事实上是向前翻滚着,永远不会停歇,永远不可倒退。反正,没什么是能够长久的。就算是小妖精……也会长大成人。

我和狮子,击退鳄鱼、淌过沼泽,拨乱荆棘、饮下露水、驱赶黑夜,追逐黎明……一直走。

狮子说,只要一直走,总会到达尽头。

聪明的狮子,你说什么我都会信的。

所以,这一天我们来到尽头了。

 

我还记得那时候狮子的神情。

平常他的眼睛明亮、清澈,透着睿智和平和。可那天,那眼神黯淡下去、闪动着涟漪,就像忽然落雨的湖面。

它指给我看一把伞,我的伞。

“就是这里啊 ……”

其实狮子和我遇到那个地方,就是森林的边界,人间的入口。只是那时候天太黑、路太滑、风太大、我太害怕。

我的伞,完好如初地躺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仿佛从不被遗弃般,平静、姿态安宁——就像一直在等我。

与之相对的是说不出话的我——此时此刻,应该用哪一种表情?

惊讶?高兴?懊恼? 生气?困惑?难过?

所以兜兜转转,最后找到的地方,早就已经到了。

我不知道该祝贺自己,还是责备自己,还是质问什么人。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是知道的吗?”我问。

狮子没有回答。

——走下去,总是会走到一个地方的。

 

我仰头看了看黯淡下来的天色。起风了,就要来临一场暴雨。

 

“与我同行吧!”我对狮子说。

 “……我和你不同路,怎么同行啊……?”

——只要一直走,总会到达尽头。

 

雨点就这样劈劈啪啪落下来。落在我的连衣裙摆,落在狮子浓密柔软的鬃毛上。

 

狮子走过去捡起雨伞,再走回来放到我手中。

“伞拿着。不然多冷啊。” 

我没有接。

 “淋雨不太好哇。”狮子说。

“没什么不好……多浇浇水,心灵就可以长出花来。”我盯着地面回话。

“……所以你已经准备得很好了。”

可是狮子……我的心里荒草丛生的。

“那就拔掉。”狮子笑笑。那么轻松的表情,在我看来格外沉重。

 

一阵沉默过后,狮子转过头去:“对不起……”

 

我不明白,总觉得受了伤害。不然……不然怎么会那么想哭呢……?

 

“如果害怕受伤的话,还是不要做人了。”狮子这样说。

 

我抢过伞,一闭眼跑了出去。


(待续)

评论
© 和田野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