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 水 化 合 物

西洋菜南街立入禁止(四)

文/和田野


[4]

小慧的住处位于花园街附近的一栋大厦楼顶加层,是一个非法僭建的铁皮屋,大概只有300呎的大小。大厦到了顶楼便没有电梯,要走楼梯人力再爬一层。但是距离西洋菜南街只隔几分钟的路程,而且连通一个天台,小慧当初看了一眼便决定住下了。

无事可做的时候,小慧就搬把椅子坐到天台上,听歌,俯瞰市井,发呆。

不远处商业大厦的大屏幕上正在播放新闻。近日教育部因为在中小学推行“母语教育”而成为全民公敌,几个中文大学的教授在屏幕上被主持人百般刁难。文化越是博大精深,语言越是无力,难以阐释所以然。小慧十分理解那几位绅士的苦恼。

但是很可惜,没人帮得了你哟!小慧嘲弄般对着大屏幕微笑着。

在打工的地方,小慧经常被追问日本的各种事情。明星、食物、品牌、风俗、胜地、次文化……小慧几乎大部分不知如何解答,但人们总是满心虔诚地期待着什么,然后满面红光地将道听途说引为谈资。

对身边的人漠不关心,于另一片土地却倍感兴趣,还真是个奇怪的城市。

其实还有一种打发无聊的方式。小慧有时扮作迷路的外国游客,中文英文一句不会讲,尽情接受热心市民的帮助。不讲本地语言遭受歧视,而什么都不会讲反而能受到理由不明的尊重。真可笑。不过这座城市的繁华、拥挤、快节奏、物质崇拜、危机感……让小慧偶尔也会感念一下家乡——如果算是家乡的话——继而想起对那个男人唯唯诺诺的女人,和把自己硬推给那个人的男人……不寒而栗。

像是要把突然涌入脑海的画面甩开一样,小慧使劲摇头。 突然插线耳机里的音乐停了。好像是手机电池耗尽了。

于是大街上的嘈杂无孔不入般入侵双耳,包围了难得以安歇片刻的天台。

堵上耳朵也不能与世界隔绝。干脆闭上眼睛,封住嘴巴,隔绝五官与外界撕裂。
在世界的缝隙中,孤独地活着。

小慧艰难地呼吸。

她以前觉得,身份或者异乡都是无关痛痒的事情。好好做一个旁观者,才是最合适她的位置。

然而生活不允许你擅自离席片刻。


烦躁的拔掉耳机。

算了,今天不如到街上走走。


评论
© 和田野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