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 水 化 合 物

小妖(二)

文/和田野


(二)


狮子是在我踏上穿越森林之旅后,遇到的第一个家伙。


当时我模仿人类穿上布满小骨朵的花的连衣裙,撑起五颜六色的伞,蹦蹦跳跳地招摇。


也许是我太过开心,根本没注意走了哪一个方向——其实本来就没有方向可言嘛——但问题在于,就算后悔的话,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天渐渐黑了。森林变得安静,空气变得清冷,蔓越莓爬上树梢,轱辘蟋蟀蹲守在石板墙,丛林里的夜间生物挥舞巨大的耳朵……等等不大对吧?

——总之就是一切都变得不对劲起来。

渐渐四周漆黑一片,安静的可怕。只闻得到自己鼻头发出的呼吸声。

这片森林对于我来说,从来没有这么面目狰狞阴森恐怖过。

我停下脚步,睁大眼睛四处张望。 此刻任何微不足道的动静,都准会把我吓得心惊肉跳拔腿就跑——或者更有可能是腿软得一屁股摔在地上。 

虽然看不到自己现在哆哆嗦嗦有多么没出息的样子,但心里明白——

我后悔了。


停下脚步就会抖到不行,于是硬着头皮摸黑向前走。没走几步,就撞上了一个庞然大物。

那东西毛茸茸的,蓬蓬的、暖和和的……“诶?”

“谁?”

突然那个庞然大物动起来,厉声发话。


我一声惊呼,夺路而逃,连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也顾不得看——还好并没有吓到腿软摔倒啊——该死居然这种时候我还在胡思乱想,真是无药可救。

呜呼,后面的庞然大物紧追不放。

而我连滚带爬,突然“啪唧”踩到什么软软的东西,然后就失去平衡跌了进去。

——我不小心掉入了泥沼 。

这回死定了。


挣扎不得只能眼睁睁等着被淤泥淹没的我,突然从绝望中被什么拎到半空,而后化为另一瞬间的绝望——刚刚追赶我的庞然大物,是一只狮子。

——而此刻我正被它衔于口中。


森林里住着许多动物,比如松鼠、兔子、老虎、蛇、驯鹿……但很少有妖精见过真正的狮子。那种桀骜不驯的生物, 驰骋于同为传说中的广阔原野,从来不屑于森林里的族类打交道,孤独而傲慢。


它会吃了我吗?深感绝望。

一想到下一秒极有可能就变成传说生物的夜宵——也算死有所得?——啊这种时候自己仍然胡思乱想,不禁更加深感绝望。


奇怪的是,不知为什么,我没有被直接吞入腹中化为美餐,而是被好端端放到地上。

咦?

然后狮子转身离去。


原本活蹦乱跳的我,此刻旅途之初的豪情壮志荡然无存。趴在泥污里显得多么愚蠢可笑,模仿人类穿的裙子弄脏了,伞也弄丢了。

被寒冷、漆黑、沮丧包围着,我蜷缩成一团,开始想念同伴,以及作为妖精的种种快乐……同时为这样冒失出走而没有志气的自己哭出声来。虽然不知为何能逃过一劫。


听到哭声,狮子回头。

面对着一只可能随时令自己一命呜呼的猛兽,我放声大哭起来。因为恐惧、懊悔、羞耻、或者仅仅为了壮胆, 哭到声嘶力竭。


“想不到如今还有妖精会落难 。”狮子开口,语气十分无奈的样子。


我不解地抬起头,停止了哭泣。

“为什么乱跑?”狮子问。

“我……我在寻找森林的边界。”

“我知道。”

“你……怎么会知道?”我很吃惊。

“不想成为人的妖精,不会落得像你一样狼狈。”


看来关于走出森林妖精就会变成人的说法, 不仅仅是妖精之间的传说。但是,对于一眼就将我看穿的家伙,还是不禁感到奇怪。


“既然想做人,为什么要哭?”

“我……”

狮子慢慢走近。我本能地往后蹭了蹭。

 “你很怕么?”

我点点头。

“你怕什么?”

我想说“怕你”,但不敢说出口,于是回答:

“怕迷路。”

“迷路有什么可怕?”

“……会有可能掉入沼泽……或者落入虎口!”

“哈哈哈哈哈哈!”

狮子大笑:“径直掉进沼泽,径直落入虎口,径直走出森林,径直走到海底,有什么区别吗?——反正都是迷路了嘛。”

我爬起来,表示不解。

“虽然有些唐突,但想告诉你的是,”狮子的表情变得严肃:“走出森林并非什么难事,不需要知道方向,也不需要多大的志气——只要不回头,不原地踏步,不轻易改变主意,即使迷了路也坚持初心——走下去,总是会走到一个地方的。”

 “——但做人就难多了。” 它突然改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你必须有所准备。”

我摇摇头,表示没有任何准备。

狮子叹了口气,说:“做人会饿,会冷,会累,会寂寞……比你想象中麻烦很多。”

我想说我也会饿,会冷,会累,会寂寞……那些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问你,成为人有什么好处么?”狮子问我。


 我不知道, 也一直没想过这个问题 。除了好奇,也许并没有其他理由。

“也许,成为人类,会更强大一点点……”我说。

狮子又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妖精更自由的生物了。”

我不服。如果妖精是最自由的,那为什么不能拥有强大的自由。

“你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要相信你呢?”

“因为我正好从人间来。”

我愣住了。

“你……从人间来?”不是说,狮子都生活在矿阔的原野上的吗?

狮子沉默了一阵,似乎若有所思:“人类……确实是很强大的动物。这种强大来自与秩序。就是你所讨厌的——与自由相对的——规矩。”

如果不能肆意妄为地活着,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活着没有意思,再强大又有什么用呢?

“你的意思是……想变强大,就要舍弃自由吗?”那太沉重了!

“循规蹈矩不一定是种负担啊……”狮子哭笑不得:“不过说到强大,的确是种沉重的东西……” 

随后他却板起面孔,对我说:“你要是不想当人,就快走吧。不然我真的会吃了你。”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那…可不行。”

“为什么?”

“我已经决定做人了。如果在这里回头,就相当于默许自己原地踏步,轻易改变主意——往后也会一事无成。”

“哈哈哈哈哈哈……你可真有意思。看来吃掉你一定会很可惜。”狮子被我逗笑:“人类在你这个年纪,叫做「叛逆期」……从这方面讲你倒是已经很接近人类了。”

虽然不懂什么叫做叛逆期,但看上去这只狮子真的很了解人类的样子。

“但是如果成了人,的确会得到意想不到的东西。”说着狮子俯下身,对我微笑道,“……在人间,你会跟懒汉擦肩而过,会跟趾高气扬的人擦肩而过,会跟流浪的小生命擦肩而过……会沾染到烟灰 、香水、 油墨、消毒剂、炸鸡排、腐烂花蕾……的气味,然后你就成为了有经历的人——等于拥有了七情六欲,和分辨是非的勇气。”

“勇气?”

“对,不是能力,是勇气——或者说赌气也说不定……?总之,这种勇气会治愈你的伤感、 愤怒、挫败、焦虑、寂寞 ……会把你带到所有困惑的答案身边,你会得到真正的自由。另外譬如说‘他们都不理解我’,‘他们都应该爱我‘,‘我会成为世界的中心’——这样的病,也会好起来。”


“我才没有这样的病。”我嘟囔道。


“哈哈哈!”狮子这一次笑得格外爽朗,“ 那还真是把你吃掉也很放心。” 

明明说的是很可怕的话,却并没有使我感到害怕。

“还有……刚刚那一堆故弄玄虚的什么什么,我一句都没听懂。” 我小声嘀咕。 

刚刚那番话,狮子说得无比动情——尽管表现出不以为意的样子,可我分明还是受了感动—— 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蛊惑人心的,奇妙力量。


“等你成为一个人,就懂了。”


狮子看着我,眼睛一闪一闪的——那时我虽然不了解其中的意味深长,但就是被这个眼神击中了——那是一种难以描述的、奇怪的、安心的感觉。


于是我对狮子说:

“——请教我成为一个人吧。”


(待续)

评论(1)
© 和田野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