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 水 化 合 物

西洋菜南街立入禁止(三)

文/和田野


[3]

站在超市的长龙队列中,篮子里有几袋拉面,一颗包菜,一盒止痛药,和一些饮料。篮子有点重,小慧将它放在地上,无聊刷起了手机。

前不久订阅的一个新闻组弹出一条文章, 小慧一眼看到其中引用的一段案例:

…… 轮到一位内地女士结账的时候,她把手里的商品递过去,超市收银员却不收,只是用广东话告诉她让她遵守秩序,去排队。这位女士便用普通话回应,说的确是该轮到她了,她并没有插队。这位收银员面无表情,完全不理她,而是一丝不苟的给后面的顾客结账。内地女士觉得不服气,仍然在说“我的确很是在他前面啊”,收银员还是面无表情的无视她。当内地女士说道第四遍“我确实在他前面”的时候, 收银员对内地女士做出了个“退后”的动作,嘴里总算蹦出了几句支离破碎的普通话,“你要排队啊知不知道!这里是香港。”内地女士放下手里的东西,说了一句“我不买了”,然后快步离开了现场 ……


事件有点鸡毛蒜皮,倒是下面的评论吵得不可开交: 有人阴阳怪气讥讽、有人指责少数人坏了大部分形象、有人开口就是脏话在骂、还有人批评作者写法带有明显偏向性……到最后就是评论里吵作一团,和新闻人物再无相关。


恶意。这个世界从不缺少的偏见与恶意。 人们自会按照各自的理解选择应对方式。


小慧嗤笑一声,点下“退订”按钮。


小慧初到香港时候一句粤语也听不懂,更不会说。走在嘈杂的街上, 满耳朵鸟语只觉得要烦死了。住了一段时间后渐渐能听懂一点点,比如 “蝗虫”这些词什么的,更烦了。

——如果不是那个人追到了台北,也不会逼得自己逃来这里吧。

想到这,她无意识地抽动了一下。


“冇意思今日部机坏咗,碌咔唔得只可以现金(对不起今天机器坏了,不能刷卡只可以收现金)。”

终于排到了收银台。超市店员说了很长一串什么,小慧并没有听懂,以为照例是什么那些摆在收银台上的“促销产品”的推销台词,一言不发地将购物篮、购物袋、信用卡,依次交给收银员。“冇意思碌唔到咔,介唔介意卑现金?(对不起今天用不了卡,介意给现金吗?)”店员一边机械地将货品装进袋子,一边机械地说着什么。见小慧没有反应,就又重复了一遍:“对唔住咔用唔到(对不起卡用不了)。” 说着将卡还回来。

小慧一脸疑惑地接过,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这么僵持着。 

“卡刷不了。现金才可以。”排在身后的妇人尝试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提醒她。

小慧恍然大悟般开始翻找钱包,可惜不巧的是找来找去竟然只有几毫子硬币。后面的人开始发出类似催促的“啧”的声音,店员的态度不知怎么也变了,脸上开始露出不耐烦的神情。

“现金……不够……那,我都不要了。”小慧生硬地说着,将袋子里的东西一一取出。

店员什么也没说,只是制止了小慧的行为,接着很粗鲁地把袋子拎到一边让她站到收银台侧面:“让一让开到这边来,不要阻住。下一位。”


两手空空地走出超市,小慧心中一阵不爽,因为刚刚店员的恶劣态度。

其实也并非两手空空——她掏出刚刚故意没从袋中取出的止痛药和一瓶罐装咖啡,在路过一个垃圾桶时,全部扔了进去。

人们自会按照各自的理解选择应对方式。所以,为什么非要摆出一副我们可以和平共处的姿态呢?

哈哈。小慧突然想笑。但她不知道为什么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做。她不是一个惯偷,内心也十分不安。但无论是“偷” 还是“偷了又扔掉”的行为,此刻让她感到了快意。也许为了发泄,也许只是因为好玩,和恶作剧一样——带着类似“报复”性质的快感——尽管不光彩。


“喂,你!拿了超市的东西!”


突然有人从背后喊道。

小慧下意识回头,看到一个女人指着自己——糟糕!难道是刚刚超市里的人?都被她看到了吗?!

也许是突如其来的惊吓,慌神之中小慧什么都没多想就跑起来。然而那人立即追了上来:

“喂!不要跑!”

小慧一路狂奔一路寻找可以临时脱身的场所,可没跑出多远,手腕就被人一把抓住。

 “やめて——!(不要!)”小慧本能地尖叫一声,捂住手腕。


诶?

对方一下子愣住了。发现小慧被抓疼了,就松了手。


小慧趁此机会抽回手臂扭头就跑。

这一次那女人似乎放弃了追赶。只听见她在身后大声地喊:“对不起!!!但是偷东西是不对的,明白吗?!”


小慧没命似的跑着, 一口气跑回所住的大楼门口。她飞快地将楼道门撞上,趴在扶手上喘气。腹部的空气一出一进挤压着胸口,从胃部到口腔都格外地疼。还有刚刚被人抓住的手腕也在疼。

这些疼痛使小慧想起一些属于从前的痛觉。那些不停落在脖颈、手臂、脚踝、膝盖、小腹、双腿之间、肋骨上面 ……以及心脏正中央的伤口。


——啊,有些后悔刚刚把药和咖啡扔掉了啊——明明任何一种都可以止痛的。

——什么嘛,这种时候居然想到的是这个——真的成贼了啊。


她干笑,挽起了袖子。上面一些痕迹依然依稀可见。

然后是腕部一道清晰的疤痕。

有点想干呕。


唯有这一个,是自己留下的。

曾经想切断与世界的联系——但是做不到。

所以只能不断地逃跑。


评论(1)
© 和田野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