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 水 化 合 物

西洋菜南街立入禁止(二)

文/和田野


[2] 

“我叫林原小慧,大部分认识的人叫我“小慧”。请不必在意,就那么称呼我吧,反正我不反对人之间直呼其名的。咦,你是说我的姓氏很奇怪吗?不好意思,我的确是日本人——确切的说,是日籍华裔。一无是处的身份问题就那么令人感兴趣么?……好吧,告诉你好了:我母亲是台北人,嫁到了日本——这样就明白了吧!咦?为什么来香港啊?……呃,如果我说“离家出走”你会相信吗?呵呵,我想着逃跑一定要逃够远,这样。其实,一开始只是在东京打工,但还是提心吊胆怕被熟人撞见啦,之后在台北也呆过一点时间……嗯?还是问为什么来这里吗?因为免签时间比台湾长啊,整整90天呢……你看,我也是有理性考虑过现实问题的,虽然逃家是相当不理性的行为……嘛,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其他地方……说到底,也是因为香港和东京有着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相似吧——比如,拥挤什么的。暂且不提我来香港的原因好吗,那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对了,我就住在这附近呢。来之前的我对香港的唯一认识就是文学作品中提及过的“九龙城”还有《旺角黑夜》之类的电影……你知道?哦。……之所以在旺角租屋,是因为这是地铁站里唯一熟悉的名字,于是我刚到就直接跑过来了。刚来什么都不懂,通过地产中介租到的。说是原来6000现在涨到了8000一个月——这是吃人吗?对吧,对吧!你也同意吧!明年死约到期,我一定要搬到别的地方去……哎?我刚刚有说“明年”吗?呃呵呵呵……说起来,托日本流行文化的福我很容易就找到了工作呢——现职业是语言学校的日文教师,就在那边楼上。对,你可以看到那边的广告牌,教室也在那里。有时候也教教国语打打零工什么的。工作嘛……就那样吧。钱刚刚够吃饭,反正干活都不算太累,活得下去就好了……喂,听我说话是不是很乏味呢?你一定在后悔,从你的表情我就能看出来……嗯,我知道,其实你刚刚一句话都没听懂吧。你其实根本不懂中文吧——无论国语还有粤语对不对?——果然语言不通的倾诉才是“Tell Me Your Tale”的本意吗?你们西方人的思维真是很奇特呢。但是还是不得不说,把这种挑战冷漠的活动搬到这里来,实在是勇气可嘉……呵呵,抱歉啦,抱歉耽误了你的宝贵时间——不过,谢喽!……啊对了,以后这种事情还是请拜托其他人吧。就是这样,拜拜。”


速度飞快且不带迟疑地吐出上述似乎是自言自语的一段话,小慧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 


至于对方——明明什么都没有听懂,却报以真诚微笑的老人伸出了手臂,想以拥抱感激这位勇敢的东方女子。

不过小慧退后一步,微微一笑,然后带着恶作剧得逞之后的满足,轻巧离开了。

留下一头雾水的国际友人。


——所以说今天的西洋菜南街,也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聊。


(待续)

评论
© 和田野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