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 水 化 合 物

跳火坑的男孩

#短篇 #原创 #双开

【Lemming】跳火坑的男孩(后篇)

文/和 田野

 

“嘿,嘿,嘿,嘿……”

男孩双手背在身后,蹲下,起跳,蹲下,起跳……如此反复着。

体育课上,女生们在跳远的时候,男孩正在蹲起跳经过她们旁边。

然后——就看见了一个女孩直挺挺地倒在沙堆里。

 

当时除了震惊,在不容分说的第一时间,男孩还是起身跑了过去。稍后才发现,自己是唯一一个跑过来的人。

而面前的人也绝不是因为受伤或者是晕倒什么的——她的确,是自己“吧唧”倒下去的。

喂喂,在想什么啊!

正当自己困惑的时候,拉起的女孩,似乎也困惑地报以了一个面带微笑的表情吧——确定不是面带沙子的表情?不过在男孩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就被七手八脚涌过来的大人挤到一边去了。

周围刚刚一片呆滞的背景,现在乱作一团。其中夹杂着窸窸窣窣对自己的打量和指指点点。

 

 (以下情报来自特别取材)

“你看那边那个人,不知道在干什么啊,已经跳了两圈了诶。”啊,他啊,我知道的。知名人物呢!他们这种叫“企业战士”啦!说的那么台湾腔,就是跑酷嘛。嗯,是电影名啦电影。走路不走直线,有门却要翻墙,有楼梯走却要跳楼的家伙喽……上次从听说徒手翻上了实验楼二层的窗户哟。真不知道怎么想的。耍帅?用生命装逼?呵呵呵。看着不爽。但是有一点酷不觉的吗?——更多的则是可怕吧,好像在玩命一样。这种爱好真是令人无法理解呢,虽然不得不承认有点帅气……但是太危险了吧,有点难以接近……总之再酷也不是理想对象的类型。男生打打篮球就好了嘛……

真是一个古怪固执的人啊——这就是人们的所谓评价了。

呵呵。男孩无所谓。

狭小的校园里,不允许人有哪怕稍微一点点特别。只需无视。

 

不过,更多的人此时都在探着身子看着担架什么的东西。

接着天上掉下来什么东西。和人们一样,男孩也抬头去看。

下雪了。

男孩将手摊开,一些沙子也窸窸窣窣从指缝中落下去了。几颗冰晶落在上面,很快消失不见。

回过头,隐约从人群的缝隙里,看到被架走的女孩。他并不知道女孩也在看他。

只因为他站得太远了,而且场面这么乱,他看不见的。

他只能目送这一幕荒诞剧情匆匆收尾。

而手中,还留下一些沙子。

 

§

 

 “她是一个怪人。 靠近她会倒霉的。” 

 

像这样的风言风语和评价,也不是未曾听说过。

所以当男孩再次遇到女孩的时候,只想迫不及待告诉她:

“没关系。他们也说我是一个怪人。”

但是脱口而出的却成了这句话:“和自己过不去有意思啊?” 

真是……糟糕。

本来临时想好了如果尴尬的话就用什么“我知道了你只是想搞恶作剧吓吓他们吧”之类的回答化解就好了,结果女孩说:“因为我的头上长角。”

完全牛头不对马嘴的脑回路神经。

可真是一个怪人。

但是有点高兴。

“碰到”女孩的“角”的时候,有点高兴。

碰到女孩的手指的时候,有点高兴。

才发现自己的手原来可以是暖和的。有点高兴。

然后,女孩笑了。有点高兴。

 

然后,女孩跑了。

 

有点,莫名的失落和懊恼。

其实后来男孩也在懊恼——如果当时去追上了那个当事人就好了。

如果……

 

§

 

第二天,男孩走进教室,看见课桌上被粉色和红色粉笔涂满:

[怪兽夫妻][跳蚤男❤妖怪女][怪胎BB]……

还圈上了大大的“心”的形状。

周围的人虽三两成群凑在一起,但也没在窃窃私语,都在用余光偷偷看着男孩的反应。

——恶劣且毫无创意的手段啊。无聊。

男孩无视掉那些目光,面无表情地走上讲台,拿起黑板擦,回到座位上将那些字全部擦掉,擦得干干净净。然后再把板擦放回讲台。

突然,他转身一跃跳上了讲台桌,动作一样轻松敏捷,重重地拍手,掸了掸粉笔灰。

在一片震惊中,男孩一句话没说,只是居高临下将全班扫视了一遍,瞪着所有或讶异或闪躲或恐惧的目光,然后直接跳回地面,接着像没事一样回到座位上。

 

上课铃响。三两扎堆的人们迅速回到了各自座位。事情就以所有人的沉默代替疑似平息下来。

所以,当男孩也以为恶作剧到此为止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上午课堂的最后一节,男孩正在埋头抄笔记,后面传来一个信封。

拆开来看里面有一张照片——是男孩他和那个女孩——两人的手,正搭在女孩头顶。

男孩猛地想起昨天那个奇怪的“咔嚓”声和脚步声!!!

他赶忙回头,可是除了都在一本正经地抄笔记的脑袋,毫无可疑嫌犯。

该死!

信封里面还有一张纸条。男孩打开来看,上面写着:

 

[中午1点,实验楼天台。不来后果自负。]

 

§

 

中午1点。男孩准时来到了实验楼的天台。既然敢下达战书,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平日里自己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虽然没人愿意靠近,但是也从来没主动得罪什么人。说到底,应该只是一些无聊的人而已吧。

但是,天台上空无一人。

分针已经走过了两个数字,还是无人前来。

“弊!”

也不知道是恶作剧作者临阵脱逃还是在耍什么花样。男孩不是一个耐心很好的人,干脆对着空气喊起来,一半试探:

“喂,有种不要躲着。昨天算你跑得快!有什么事,要干什么,出来说话!”

无人应答。

“说你呢,既然敢做,别缩着。有本事出来!”

还是无人应答。男孩生气了,同时又觉得十分蹊跷。这也是恶作剧的一部分吗?为什么针对自己、有什么目的……毫无头绪。真的存在这么无聊的人?

看着手里的照片,男孩完全猜测不到拍摄者的意图。本来以为,如果是勒索,抓住暴打一顿也就算了,但现在算是怎么回事?

真叫人不爽!——男孩在心里暗骂。

“这些照片是想怎样?”男孩举着照片环视四周,再次喊道,“既然有胆量做,就拿出胆量站出来……”

话音刚落,男孩便发现了自己被叫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实验楼的最高层是第五层,比下一层,也就是第四层左右各少半个教室的面积,这样在第四层两侧也各自留出了一个小的露天平台。在顶楼平台的半人高的围墙边缘,连着一道“L”形状的横梁,横跨在小平台上方,与柱子连在一起组成一个只有边框的盒子的样子,罩住四层的平台。整个结构只是为了装饰的效果罢了。

 

而此时这个“L”的拐点处,也就是从围墙延伸出去的横梁的最远点,放着一台照相机。

 

男孩举着照片的手慢慢垂下来。

他慢慢走近围墙边缘。然后突然明白了这件事的意义。

 

——恶作剧者是想让他走上楼顶的横梁。如果不这么做,照片就会公开的意思。


“要整我就冲我来,别欺负一个女孩子!”男孩生气地想着。

太恶劣了。下作低级卑鄙至极。

虽然这么想,但是还是很不服气。不如,就冒险一试好了。

 

所以,如果不是前几天下了雪的话……

如果不是……

如果没有如果,就好了。

 

 

§

 

男孩回到学校已经是之后的事情了。

雪都化掉了,不过冬天还没完全过去。女孩转学了,再也不出现了。

而男孩也不再跳来跳去,从此学会了好好在地上走路。

 

 

回想起来,当时女孩倒下去的时候,是什么让自己去帮她呢?本能地、下意识地、想救人于危急。

那么之后呢?

——好奇?同情?

人会这样轻而易举喜欢上一个行为古怪、弄伤自己、还反复突然跑掉的人吗?

所以都不是——是因为看到了和自己很相像的什么东西。

呐,你说,那只“角”,是不是其实也是我想要的东西?

 

 “你骗人。”

也许吧。

当那个女孩指着自己哭泣的时候,扯下虚构的“角”的时候,明明知道是失控般的胡言乱语,男孩还是难过到想跳起来。

可是跳不起来。

 

爱上不该爱的事物,迷上有毒性的东西,然后奋不顾身。

因为标榜过与众不同,或是为了追逐一样看不见的东西。为此折了骨头。

闭上眼睛心也静不下来,脑袋里一直响着,像是有无数小人手拉手在唱:

 

与厄运相爱

和不幸道晚安

Jump!Jump!Jump!

一二三,跳入火坑

 

是嘲笑吗?

——为什么明知道是火坑,也还要往里跳呢?

——为什么明知道会遭遇不幸,却还是要拥抱它们呢?

 

“嘛,因为很冷啊。”

男孩自言自语般说道。

 

 


评论(3)
热度(4)
© 和田野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