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 水 化 合 物

长犄角的女孩

#短篇 #原创 #双开

【Hedgehog】长犄角的女孩(前篇)

文/和 田野

 

“跳啊!跳啊!”

女孩站在助跑道边,一动也不动。

“跳啊!喂,说你呢!”

旁边有人推了她一把。女孩没站稳,趴在了跑道上。

“算了算了,下一个,谁?”

下一个人站到了起跑的位置,看到女孩还挡在跑道上,有些不耐烦地转着脚踝。

女孩知道这时应该识时务地走到一边。不过她没有,她站起来,慢慢向前走。

“喂,让开跑道啦!”后面的人大喊。

女孩像没听到一样,径直走到沙坑旁,然后——直挺挺地倒下去。

“噗。”

沙子发出沉闷的一声响。紧接着周围全部安静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人尖叫,有人跑开,更多的人愣在原地什么也不做。

埋在沙子里的那张脸,露出一个满嘴沙子的笑容。就像恶作剧得逞似的笑容。

 

(以下情报来自特别取材)

“一个阴沉沉的家伙。”她总是沉默寡言,也听人说她曾经是个直言不讳的个性,但这么说似乎不太恰当,因为直言不讳只是口不择言的一个婉转形容罢了,因此招惹了很多人不快吧,真是活该……或者蠢?其实是故意的吧。另外也常常出其不意做出一些惊世骇俗的事情——比如刚刚——实在是令人恐惧又搞不懂。哗众取宠么?有种好低级的感觉,有点恶心。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家伙最讨厌了,就算他们什么都不做,也是如此令人讨厌。而且这家伙很邪乎,总之以前试图接近过她的人都会倒霉:比如崴到脚、丢失财物、考试失利、被男朋友甩……等等。像带有诅咒一样。什么样的人肯和这种人做朋友呢?这种脸很臭的人,一点也不可怜……

 真是一个可怕可恶的人啊——这就是人们的所谓评价了。

呵呵。女孩无所谓。

狭小的校园里,流言无论真假都是足以致命的剂量。只需无视。

 

但是这一次,女孩在没有想好什么时候爬起来之前,就先被人拉了起来。

所以毫无准备地,沙子窸窸窣窣地掉下来,一部分遵循着某种既定的节奏,像跌落石级的水、像午后屋檐上的雨……另一部分顺着脖颈、沿着肚皮、从头到脚回归地面——经过身体的感觉,凉凉的。勉强睁开糊满沙子的眼皮,她看到了一张喘着气的、滴着汗的、陌生的脸。

“你没事吧……”

“吧”字还没听完全……涌上来的成年人——或者说——老师们,就插手,七手八脚拽开了女孩,号召一批不知哪里赶来的担架队伍要把她架走。

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大惊小怪。女孩心想,不过还是顺从地躺下了。

躺下之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飘到脸上,凉凉的。

原来是下雪了诶。

灰蒙蒙的天盖,开始有一片一片晶状物落下来,用仰望的角度,逆光看起来向一粒粒黑色的虫子尸体。

原来看雪还有这样的视角。

人群似乎在一瞬间复活、争相推搡、因为莫名兴奋而前呼后拥——不知道是因为突发事件、还是下雪。

穿过他们,女孩在模糊且晃动的视线中,看到那个被人群挤散的男孩 。

 

§

 

伤势处理。批评教育。后者更为仔细。

但没什么关系,话语之类的东西,掸一掸,就如同沙土碎屑雪片冰碴一样抖落了。

 

放学后的校园里,女孩用力踢着被压实在水泥地上的雪块。

这也是前几天批评教育交代的一部分。

其实,下雪的时候并不冷,最适合在户外玩。雪化的时候才是最冷。比如现在。

女孩觉得手指也失去知觉了。

那些原本松软的积雪被无数只脚踩踏之后,全部硬邦邦地贴在地面上,要用很大的力气铲起来。而手中的铲子完全不听使唤。

“我帮你吧。”

耳边响起一个陌生却似听过的声音。倒在沙坑那天出现的男孩正站在面前。

女孩呆呆地望。男孩倒是直接把铲子拿过来,准备帮忙。

“不用了。”女孩一把抢回铲子, 末了补上一句:“谢了……”

男孩倒也没反抗,顺势把铲子交还回去。

女孩扭过身去:“我是说,那天……谢了。”

沉默——

“头发里面进了沙子,会很难受吧……”男孩问,“……我看见你自己倒下去的。”

女孩没有回话。

“和自己过不去有意思啊?”

“什么啊?”

“我说你啊。”

“哦不用管。因为我的头上长角。”

“哈?”男孩一头雾水。

“因为我的头上长角。从小就有。”

男孩依然是一头雾水。半晌,问了一句:“哪里?”

“这里。”女孩撩起头发,指着额头斜上方。

“看不到。”

“两边,一边一个……反正你们都看不到啦!”女孩说着又开始铲起雪来,似乎在喃喃自语一样地说,“总之这个角呢,有时候会‘哔哔哔’响起来——当然只有我听得到——这样就提醒我不要说不该说的话、不要靠近有恶意的人、有时候甚至会给我指路……它是活的,比方说现在是冬天,它会缩起来,比平时小一些……到了夏天就会变大一点点……反正除了我没有人看得到吧,所有人都认为我在说……”

女孩话音未落,男孩就把手伸了过去。

“……谎。”

这回轮到女孩愣住了。头顶感觉到了一种皮肤的温度,和冬天的意义相反的那一种。

“啊,在这里。”男孩说,“我摸到了。”

女孩呆呆地站在那里。

“没说谎嘛。”男孩笑,露出一颗虎牙。

“它有响吗?”

女孩摇头。

于是,她也默默伸出一只手。两人的手指搭在一起,触摸着那个“角”。

男孩的手指是暖的,而自己的很冰凉。真是奇怪啊。

然后,两个人都不好意思地相视一笑,再躲开目光。

 

【咔嚓——】

“谁?!”

教学楼拐角处响起来一个怪声,然后是匆匆离去的跑步声,嘎吱嘎吱。

男孩追过去看,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什么人啊?好奇怪。”说着男孩抓着后脑勺走回来,“算了算了。”

“嗯,不奇怪,反正奇怪的事情总是发生在我身上……”

话说一半,女孩脸色却突然变了。

“喂,你……”像若有所思般,女孩又开口,对男孩说:

“……天快黑了。你该回家了。”

“我帮你扫完啦。”

“不用了!”

女孩突然叫起来,铲子丢到地上,飞快地跑掉了。

 

留下呆立在原地,再次陷入一头雾水的男孩。

 

§

 

跑。跑。跑。

第一次,觉得校园那么大,大到不知道为什么跑了这么久也无法逃脱,大到无意钻入了自己都不知道的角落。

女孩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那样跑掉……似乎是头顶上的“角”带领着她落荒而逃一样。

一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

邪恶的“角”。

传说中带有诅咒的“角”。

不存在的东西,无数次想象之后也会现身;不可能的因果,无数次暗示之后也会成真。

女孩跑不动了,俯下身来沉重地喘气。她用手捂住额头,手很冷,额头很烫。

然后发现自己在抖。

也在流泪。

难过?高兴?感动?害怕?谁知道呢……泪水这种东西,为什么气温再低也不会在眼眶里结成冰呢?

女孩伸出手,摸着不存在的“角”。

——只是为无法与人相处的自己找到了辩护而已;只是为口舌笨拙的自己找到了保护外衣而已;只是为心态扭曲的自己找到了无伤大雅的调侃而已。

——恶作剧,也只是想让别人注意而已。

“为什么要说谎来安慰说谎的我呢?”

女孩仰头,看到冬日的夜色,很快便降临了。

 

当晚,女孩发烧了。 

也许第二天不能去学校了。不知道该遗憾还是庆幸。

 

迷迷糊糊之中,女孩梦见一种动物,这种动物满身是刺。当冬天来临的时候,它们也想抱团取暖,但是这样一定会伤到对方,所以不得不离得远远的。

——其实瑟瑟发抖也不错,为什么一定要取暖呢?女孩这么想着。

寒冷的冬天,很快就能结束的。

一闭眼,就过去了。

 

§

 

女孩重新回到学校的那一天,感觉到气氛格外诡异。

所有人都躲开她——虽然排挤并不算什么新鲜事,但始终和平日里的有明显不同。

女孩开始本能地不安。不祥的预感。

“喂,她知道找谁吗?” 嗤嗤的笑声。

“啊,女主角还不知情吗?”指指点点。

“真可怜……”窸窸窣窣。

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告诉我啊!!

终于,有人告诉了她:前一天有个男生在天台玩一种危险游戏,摔断了手臂和腿。

!!!

谁?!

咦你竟然不知道?

谁?!!

嘻嘻。她竟然不知道。

于是他们都笑开了。

 

§

 

当女孩站到男孩的病床前面的时候,看到男孩躺在那里,半身打着绷带石膏,看到自己嘿嘿地傻笑起来。

 

“你骗人。”

 

女孩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男孩一愣。

 

 “你是笨蛋。根本没有什么角!我在说谎!你看啊!”女孩撩起头发。说着说着,眼泪簌簌掉了下来。

男孩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的胳膊打着石膏,也没有办法伸出手去。而且喉咙像卡住了一样,只好不停地摇头。

“好吧。”女孩继续说道:“现在我不要它了。从此以后再也不要了。”

说着,女孩缓慢地,伸出两只手,伸向额头的两边,生生把那只“角”“掰”了下来。

摊开手掌,声音有些发抖地说道:“你看。”

 

然后女孩捂着脸,飞快地跑掉了。

 

 

 

呐,泪水这种东西,为什么气温再低也不会在眼眶里结成冰呢?

如果我没说那样的蠢话就好了。

如果我没做那样的蠢事就好了。

如果没有下雪就好了。

如果没有冬天就好了。

 

如果……没有遇见你,就好了。

 

 

 

 

(未完。后篇《跳火坑的男孩》)

 

 


评论(7)
热度(3)
© 和田野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