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 水 化 合 物

能量守恒少年

#短篇 #原创 #累感不爱

【19sai】能量守恒少年

文/和 田野

 

1.

【能量守恒定律: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其他形式,或者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另一个物体,在转化或转移的过程中,能量的总量不变。】

 

已经通过大学入试的我,不需要再把这个定律背诵出来。

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

从教科书上看到它的第一眼,我便认定这是包含了世界运行法则的绝对真理。

烧火取暖,化为灰烬的燃料供给热量延续生命体运作;大气循环,通过接收太阳质量湮灭的辐射能地球运转;风车发电,电流传送至掌上电脑支撑显示图像;手冷了搓一搓就会发热;爬一段上坡路会感到累;人要不停地吃饭才不会死……

因为能量总和是不变的。

在某个地方所使用的能量,正是由另一个地方能量的消耗提供;而这一处释放掉的能量,也会在别的地方被吸收到。

这个真理,同样应用在人的身上。

前面已经举例过了,比如不吃饭会死什么的,其实同样的情形还发生在人和人互相打交道方面。

比如,想要维持一段关系,就要经常性地你来我往,聊天打闹聚会出街电话短信送礼过节庆生……总之都是消耗能量的事情,这样才能换来名曰“友情”或“人际关系”的附属品。

为了与社会法则对于“正常人”的定义相符,不得不输出能量换取这种“附属品”,好像生命也需要靠展示它来维持。

你来我往的人越多,所需要支出的能量也就越来越多……而我,好像有点入不敷出。也不是天生能量缺乏症什么的……吃了很多米饭,还是会因为这种无止境的消耗感到劳累。

 “hi,能见,放学以后去卡拉OK吗?”

“喂?能见,考完试一起去游戏厅吧!”

“能见,春假去温泉旅行吧!”

“能见……”

从小到大,每当遇到这种邀请,我也是积极参加的,但是渐渐我发现自己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

扎堆、聚会、一起打发时间什么的,本质上是将大家的能量聚集再平分,每一个人都应该获得相同的满足才对,但是我,每一次只感到能量有去无回。

虽然说,有人邀请说明受欢迎什么的的确值得高兴,但是我并不是特例的那一个吧?不过是凑个份子,那些所谓朋友的人,虽然嘴上会说“如果能见君不来会很可惜哦”实际根本不会把缺席的人放在眼里吧?啊,每一个人无非都是抱着凑热闹一起打发时间才不至于寂寞的心情,对吧? 

等到我渐渐开始思考上述问题,套用能量守恒定律,我知道了——我有点吃亏。

于是我在高中时期为自己定下了“选择交友,有限社交”的准则,相信“君子之交淡如水”,让那些气味相投的家伙来靠近我吧,我将能量保留大部分,投入到那些更实用的领域——比如升学试、或者自己喜欢的女孩子。

可惜的是,高中里面有同样觉悟的家伙少得可怜。不参加社团、不参加集体活动、放学就按时回家的我,似乎是异类一样。大家都把我当做冰冷难以接近的人,女生也只会注意到那些肤浅的家伙们。至于喜欢的女孩子——抱歉根本没有嘛。

不知不觉我愈发寡言少语,但真的不是我的错,我只是为了保持能量。不然没有力气继续活下去又能怪罪谁呢?

虽然在学校不能广受欢迎的人确实小有麻烦,但大多数时间里我对自己相当满意:成绩过得去,家长也很少唠叨,所以自由自在的我,可以恣意拥抱知识的海洋,找到能量的补给——总之逐渐也习惯了这样的日常。

啊,不得不承认,要说那个时候的我有什么烦恼的话,就是偶尔有种被别人称作“寂寞”的烦躁感觉……看到纪录片里面“无缘社会”的孤独病患,无一不是惨兮兮的。说起来,寂寞实在是人生的大敌呢。我那时候常常害怕自己也陷入同样的境地——好在,我遇到了菜菜子小姐。

菜菜子小姐生活在XXX完美世界中,是一位美丽、聪慧、高尚的女性。我与她的相识完全是巧合。

嘛,说是巧合其实也相当奇遇。

就在收看了 “无缘社会”电视台特别节目的当晚,我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失眠。在恐惧和焦躁中我正要不争气地流出眼泪来,然后就听到了一个声音:

“能见君只不过是保持了思想的独立而已,怎么能把自己和电视里那些因为懒惰陷入人生困境的废柴相提并论呢?”

一直以来一方面自我满足一方面仍深陷于自我怀疑的青春期的迷茫的我,就被这一句话拯救了。

从此以后,只要闭上眼睛就可以与那个声音通话。

她自称菜菜子,生活在名为XXX的世界中,有着微妙的和人类世界的巧妙连接。

或者说是可以感知人类能量的世界。菜菜子解释说,只有处于某种程度以上能量值的人类才能和XXX世界沟通。而我正是由于长年的积累,达到了“那个”能量级吧。

其实我猜测,XXX大概是类似“神明之界”那样的存在,但她自称菜菜子。想必也是相当谦虚的神明吧。

但这不是我在意的东西。因为我从来没遇到过一个人类可以像与她一样畅谈愉快,并且感觉不到以往“交友”必须付出的能量流失代价。

——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妙吗?

起初我将饱受他人质疑的“关于能量守恒定律应用在人方面” 的理论告诉她,她表示十分欣赏,并时常鼓励我坚定自己的信念。同时她聪慧过人,几乎可以与我讨论所有话题,我说的好多理论都只需要解释一次就听懂了。慢慢的我开始和她谈论更多,包括生活里的东西,比如无能的班长、看不顺眼的某对情侣、势利的某学生社团……反正是高中生活那些司空见惯的事。

“……我一开始就说该这样嘛……懒得说,他们根本不听,吃亏的又不是我……”

“……无聊透顶!有没有创意啊……就胡闹最在行,我一点也看不上……”

“……谁在乎啊!我就当做没听见好了……但你知道他们多肤浅么,我觉得就算认真读完初中课本也不至于笨成这样……到底是怎么考到一个高中的……”

“……咋咋呼呼,咋咋呼呼……除此之外一点真本事也没有啊……”

对于我的偶尔抱怨,有时候会担心菜菜子感到无聊,但是她却说:

“能见君虽然看上去与周围人不理不睬似的,其实也是时刻关心着他们的嘛。” 

“为了保存能量才没有去做什么,但其实能见君才是最在乎他们的那个人吧。”

“其实能见君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默默地关注着,默默地守护着,真的,辛苦你了哟。”

 “果然是迫不得已吧。但他们怎么会理解呢?”

听到这样的话,我简直感动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是啊,说我冷漠的家伙们,不知道我其实一直在关注着你们啊!

啊,终于被人理解了——这样的感动。

 

渐渐地,我和菜菜子小姐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

我和她说,和她在一起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能量流失那种不快——以往交朋友所要支付的那种不快。

“呵呵,那真是恭喜你喽!我很荣幸呢。”菜菜子得知,很高兴的样子,“正因为能见君维持着这样能量级,我也才能得以和能见君交谈啊。”

“一定,我一定会死守着能量让菜菜子永远留在身边的。”

——完了,我想我爱上了什么人了。

虽然一直没有喜欢过什么人,我也可是认认真真思考过“喜欢”这一件事情的。

恐怕,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喜欢”的女性。

而且从未谋面的女性。

所以我把这份心情告诉菜菜子的时候,那种紧张感并不亚于向一个人类女孩子告白……吧。

“菜菜子怎么想?”

“……有点意外……但很高兴啦。可是,不能与能见君相见这一点……”

“那些的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吧!菜菜子能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就好啦。”

“唔……好吧。那就,先约定到你19岁好喽。”

“为什么是19岁?”

“XXX世界的限制。”

啊……尽管如此,19岁看起来还很遥远。那个时候的我无法去想那么遥远的事,欣然欢喜着。

“那么,约定喽?”

“一言为定。”

 

为什么从未谋面,也会爱上那个人呢?人真是奇怪。

到现在,我依然不明白这一件事情。

但是理解我与菜菜子已经相互约定直到现在的事实就可以了。

现实中相爱中的两个人,为了互相取悦会做很多无聊事。

菜菜子从来不会向我索取任何事情,而我也只要被注视着就好了。

爱来爱去的,多烦啊。

 “和我在一起真的有开心吗?”

 “真的爱我吗?” 

“会受到伤害吗?会不爱我了吗?”

“你为什么不理我了。”——这些麻烦,都不存在。

像我们这样爱着,不是更好吗?

既不用支付“能量”换取无聊和无法理解,也不存在“寂寞”那样的事情,不必感到害怕。

保护自己,只要能量不流失不蒸发,将XXX世界的菜菜子留在我的完美结界中,足够温暖我一辈子。

19岁的我,也是如此想着。

 

“能见君今年就要成为大学生了呢。”

“是啊,时间意想不到的快呢。”

 “恭喜你哦!”

“嗯。”

 “但是,能见君有心事的样子……”

“……菜菜子以前说过,我们的约定,到19岁……”

 “的确,那是按照XXX世界的极限……”

“诶?!那菜菜子小姐是要离开了吗?”

“说是这么说……但是,好像什么问题都没发生呢……”

 “……啊!这即是说!” 我喜出望外。

“所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看样子我还是可以待在能见君身边哦。”菜菜子小姐回答。

说起来我倒是从来没有研究XXX是个什么东西呢,那个世界是什么对我一点也不重要,我只是拘泥在能和菜菜子交谈的幸福中。也许是想逃避真相什么的……但是不可以吗?

 “啊!是‘阻尼’吧,动能逐渐转化为内能!我想某种能量顶住了XXX那个界限啊!”

“‘阻泥’吗?听上去好像某种黏糊糊的东西呢……不过这也能用能量守恒来解释啊,太厉害了吧!”

虽然自己的解释根本觉得站不住脚,但是——

不要长大。

让我烂在19岁的泥坑中吧。

——如此默默祈祷着。

 

菜菜子,

就算我们从未谋面,你也是如此之近,近在眼前。

坚守这样的感情也许需要翻越山岭,穿越一座烈火地狱。但是没关系。

把生命从此留在19岁也没关系。

把时钟向回拨,永远不要向前一步。

黏糊糊的说不清楚的19岁。

厌恶的到永无止境的19岁。

温柔的,苦恼的,19岁。

 

——沉醉在上述情话誓言的中我,死守着能量天平的我,在19岁这一年,迈入了大学的校门。

 

 

2.

【能量守恒定律:自然界中不同的能量形式与不同的运动形式相对应】

 

成为大学新鲜人的我,依然小心翼翼地衡量着自己的能量天平,遵照着守恒定律下的生活方式。这么做可绝对不是出于任何自私的理由——我的菜菜子小姐,维持我们幸福的能量级,必须由我来守护啊!

所以理所应当的在大学也成为了独行侠,没有加入任何社团和兄弟会。

——但这简直再好不过了好吗!

终于成为自由支配时间的大学生,悠哉悠哉已经快过去了一年。这一年除了上课以外我大都一个人待在自习室,不,和菜菜子。

“嘿,今天的课堂上也有三个笨蛋迟到了诶。”

“真是不好呢……”

“活该被罚……话说,大学的功课好像比想象中简单嘛。你说,我可以做点什么别的好?”

 “比如……恋爱?”

“诶?!”我不是和菜菜子你在恋爱中吗?! 

“——喂,你在跟谁说话?”

突然,背后冒出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哇呀?!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一个不认识的女生。发色偏灰,还有点绿,软软的刚好披到肩膀,没有化妆的青涩面孔非常接近高中生,所以大概也是一年级生的样子。

“喂,我说你刚刚在和谁说话?难不成是……自言自语?”女生嘴角弯起一个耐人寻味的弧度。

喂喂!难道刚刚我对菜菜子的说话讲出声来了吗? 糟糕透了!完全没注意到!

我慌忙摆手:“……没有,我在讲电话!”——于是马上编造出一句谎言。

“哦,是吗?”

我伸手捂住左耳,假装在使用蓝牙耳机的样子,故作镇定摆出一副“好了你可以走了么”的表情。

女生手中举起一个笔记本: “我在找这个本子的失主……教室最后一排发现的。”

咦……?

等等!!

那不是我的笔记本吗?啊,难道是刚刚遗落在课室了!

我飞快地打开书包查看,果然,笔记本不在里面。 

 “是我的!谢谢!”我急忙喊道,伸手上前去拿。

“能见……”女生却向后退一步, 朗读起封面上的名字。

该死! 

没错,自上大学以来,所有教室的最后一排角落都固定成为我的专属座位。没有人比我更适合那里了。既拥有纵览全局的视线,同时兼顾遗世独立……不,是远离能量干扰场,保持肉身和思想独立的绝对领地。坐在高处观察下面的众生百态,只留下哥的远影。我本身已励下志愿做四年神秘哥,可是名字这样的东西一旦被人夺走,就丧失了意义。

 “原来你是同班啊……说实在的,对你没什么印象……”女生发话,打量起我。

凭什么要有印象了?话说你是谁啊!

正在这么想着,突然觉得,这个灰绿的发色也曾在哪里见过……诶诶,好像是同班的女生来的,每次都坐在前排——说起来我真的有留意过——每次课堂积极发言提问热衷于讨论的讨老师喜欢的活跃分子。

——跟角落里自成一国的我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要你管!”我回呛。 

“别这么说。你是不是应该姓‘不可’,叫‘不可能见’啊。嘻~”

好烦的女人!!快点把本子还给我啊!

但是,女生丝毫没有要还的意思。

“那,怎么能证明你就是这位‘能见’同学呢?”

??!

在我愣住的一刻,完全没想到制止之前——女生已经翻开了笔记。

“‘……已经受够了,无论坐在哪里都会有无聊的家伙过来聊天,他们是有多闲……’”

“‘……连记个笔记也会有人探头探脑地看……看什么看!’……”

“‘……我还是坐到角落去算了。虽然离讲师有点远,但这点程度的功课自己看书完全够用了……’”

“‘……这下没人打扰了,大松一口气……’”

没错,笔记本上面除了乏味的课堂笔记,也满是我写给菜菜子的诉说——不自觉就会写下来这怎么能怪我!?

但是,这些东西根本不能见人啊啊啊啊!!!

“‘……交朋友就好像会被榨干一样’……唔,相当新颖的感悟呢。”

终于,女生发表了一下阅读感想。

我……想冲上去。就在这么想的同时,没发现自己已经直接踏上了椅子,正要飞扑出去。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菜菜子?’诶……菜菜子?”

啪!

伴随着我一脚踩空,身体狠狠摔向了地面。

比起痛觉,此时大脑却只响应着这一个念头——

不要……不要翻页!

“‘就算不在一个世界……果然,我喜欢的人,也只能是你呢……菜菜子……’”

啊——

 “菜菜子……这么说你刚刚……你,你没事吧?”女生看向我。

……

对,就是这个表情。

又是这种表情。

我见多了。

 

迷恋上不存在于现实的“人”,是奇怪的事情吗?

人们理不理解无所谓。反正我就是被那个东西拯救了。

那些冷漠经过的人,他们怎么能知道我收藏的怎样一份喜悦?

——想说说不出口的话,都可以毫无顾忌的告诉她;

——美妙的话、肉麻的话,说给她听永远不会遭到唾弃;

——哀伤的情绪、不满的情绪,她从来只会安慰我,也从来不会不耐烦;

——会伤害人的话,带着毒汁的话,让她去说就好了。

除了被恶语反弹到的我,谁也不会受伤。而我永远可以原谅她。

——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人呢?

尽管不是人也好,吧。

我一直,一直是这么想的啊。

但是你们为什么都要来否定呢?

太坏了。太坏了。

那些从来没有机会与XXX世界沟通过的人,为什么执意相信只有“此处所见”的世界才是唯一呢?

到底狭隘的家伙是哪一边?

而我已经受够了那种意味深长的表情。

 

“不要装作一副什么都懂了的样子!” 我怒吼道。

你们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懂。

听着我以奇异的姿势趴在地上痛哭流涕慷慨激昂地爆发,女生愣住了。

而我不知哪里涌上来的愤怒和委屈,一口气说下去:

 “在说你!不要装作一副好心的样子,以为我看不出来吗?捡到笔记的时候没有打开看吗?还要找到我以后当面读出来,不是趁机取笑人是什么?!!!……说实在的,真心想物归原主的话,为什么不去把本子交给失物招领处,抱着跑来跑去真的是在寻失主吗?还是想寻开心啊!!你到底想怎样?!”

女生犹豫了一下,合上了笔记,轻轻放到我面前:

“抱歉……”

然后,转身离开,又突然停下。

“我叫美穗。”

她低头说完这句话,便真的离开了。

 

也许刚刚说的话真的过分了……等我恢复情绪,已经晚了。

我默默从地上爬起来,捡起笔记。

她叫美穗。多么普通的名字啊。

说起来,我听说过的啊。虽然不关心班上的事情,但是大家都好像很热衷于谈论这个人,总是能听到这个名字。这家伙兴趣十分广泛的样子,除了总是积极地做一些包揽班务这种倒霉事,还参加了排球社,音乐社……人漂亮又很随和,总之是十分受欢迎的对象。

而我讨厌热心肠的家伙。

他们哪里来的能量多管闲事啊!比如,捡到笔记本也要物归原主这种事情。

而我只是生气了一场,就感到一天的能量都流失掉了。

 

我拿出橡皮。没能将笔记中的涂写及时擦除,是我的疏忽。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是在和菜菜子说对不起。

没能将她保护起来,保护在只属于我们两人的世界。说好的绝对不许其他人玷污,我没有做到。

菜菜子,你能原谅我吗?

菜菜子半天没有回答。我想是今天损失惨重了。明明一定要维持在一定能级,才能把你留在身边的。

哦,我的菜菜子小姐,脆弱的菜菜子小姐。

“说起来,真是轻而易举就受到伤害呢!”好像听到菜菜子幽幽地说。原来在的啊真是太好了。

不过那句话是在说我吧。

本来19岁的我,疲惫哀伤都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菜菜子,今天真是好倒霉啊。

 

                                                                                                                               

3.

【能量守恒定律:某种形式的能减少,一定有其他形式的能增加,且减少量和增加量一定相等;某个物体的能量减少,一定存在其他物体的能量增加,且减少量和增加量一定相等。】

 

美穗约我见面。

她说主题是赔礼道歉。我不明白赔礼道歉是哪一种主题约会。反正我从来没有在现实中和女孩子单独外出过,但还是硬着头皮去了。为什么,我不知道。

别误会,要不是约在了离学校较远的快餐厅我才不去。如果是容易被同校生遇见的地方,简直不能有比被认出来打招呼更尴尬的事情了。

不过说实话,开学这么久依然坚持独来独往的我,会有人来打招呼么?

吁……最好没有。我是说,和人寒暄那种事情,最讨厌了。

“喂,你在想什么?”

坐在美穗对面的我,突然回过神来。

“啊,这个真好吃!”我赶忙胡乱抓了一把薯条塞到嘴巴里。

对啊。比起担心遇到熟人,我更不自在的是现在这样的场合——和人一起吃饭什么的,高中时代开始我就避开与人共进食物这种事情——现在居然还是和一个女生。

为什么……当时居然答应下来了呢?

 “嘛,有没有和女孩子约会过?”

“没。”

“没?啊……”

“不可以和女孩子……”我不小心脱口而出随即住了嘴。

不可以和女孩子牵手、拍拖、或者Kiss——源自于我与菜菜子女士的约定。不过才不会告诉对面这个人。

“哈?不可以和女孩子……难道男孩子才可以么?”她瞪大眼睛。

——讨厌的女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看到我的表情,毫无遮拦地大笑起来,“开玩笑的!喂……你不会生气了吧?”

“没……”

“啊,那……抱歉。”

突然沉默下来,尴尬的感觉比刚刚有点气愤的心情还令人讨厌。

“那天的事情抱歉哦……”

“唔……没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翻看你的笔记来的……就是……不过我觉得你挺有趣的。”

有趣么?竟然不是“有病”“恶心”而是“有趣”?似乎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大家只觉得我孤僻、阴森、似有隐疾,唯恐避之不及。而我正巴不得这样的结果。但面前的这个女生却说,“你挺有趣的”。到底哪里有趣了?

“喂,为什么你总像是在躲着大家一样啊……”

“……”

关你什么事?

“……我是说,其实大家都是有注意到你的,也很想和你交朋友啊。但是没有人能和你说上话的样子……”

“……”

你原来又是代表班级来处理“问题学生”问题的么?

“如果不想说也没有关系,那个……”

“……”

啊啊好烦,忍不了了!我突然开口:

“喂,你那么多能量,到底是从哪来的啊?”

就在这句话脱口而出的一刻,我和美穗一起愣住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说了句什么巨蠢的台词啊!!!!!!

“诶?”果然她一脸迷惑。

然而下一瞬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你到底要笑多久啊!!

虽然是我说了一句蠢台词……但也没必要笑成这样啊!!

我幽怨地看着她,然后低下头去。

怎么会有这种人呢……总是笑着不累么?

我真心想知道,你是哪里来的能量足以应付那么多毫不重要的人和微不足道的小事呢?总是笑着不累么?

 “哈哈哈……抱歉啊!我觉得你太好玩了!哈哈哈……”

是吗,谢谢你哦。那就尽情地笑我吧。把我的话记下来,回去讲给那些人听,让他们清清楚楚地明白以后然后尽情的嘲笑我吧。这是你们的目的不是么?

“哈……那个你说的能量,是指什么啊?”

美穗终于停止了笑,捂着嘴问道。看得出她真心觉得好玩透了,一点也没有顾及形象地笑了几分钟,耐力真好。这一刻我反而觉得无所谓了。反正你们总有一天也会体会到热闹狂欢依赖陪伴背后的孤独本质,了解“虚无”这一样你们没有追求却只会得到的东西。那时候你们就能参悟,我的能量守恒法则,是多么真理。Save it!

“虽然你……你们可能没思考过,但是你有没有注意到……”

接下来我把“烧火取暖、大气循环、风车发电、人要吃饭……同理应用在读书写字说话走路人际交往等等”的能量守恒定律讲给美穗听。 

在某个地方所使用的能量,正是由另一个地方能量的消耗提供;而这一处释放掉的能量,也会在别的地方被吸收到。想获得一部分能量,就要用其他形式的消耗去换。

——因为能量总和是不变的。

不求被理解。但这就是真理。

美穗煞有介事地听我说完,意外地没有打断。

“有意思……”

令我意外的回应。就像当年的菜菜子小姐——不不不,我迅速恢复清醒,菜菜子小姐是唯一的!

“你像个哲学家。”

不似嘲讽,不是戏谑。美穗是认认真真地这样说。

这下换做我愣住了。

是么?

一直以来,听我说过这套理论的人,除了菜菜子,只回赠我一个叫做‘中二病’的标记。然后就再也不理他们了。然后也没有人理会我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过,我有小小的保留意见。”美穗说道,“人类的能量,不一定是E=mc2那个公式里定义的能量哦。”

“那你说到底是哪里来的能量呢?”

“因为‘爱’这种情绪,大脑从中获得的能量。”

?!

“因为喜欢一样东西,就可以很好地Enjoy,不但不会感到消耗,反而能从中获得无限力量呢!不可思议到敢冲上云梯大吼大叫,敢一头扎进瀑布,可以一整天只做一件事情不感到厌烦!”

“Love PowerDesu!” 她如此说道。仿蹩脚日剧的腔调。

这……样么?

逗我?

就是这样轻而易举的理由么?怎么可能?人类可以做到发自真心的“喜欢”应付他人不感到委曲求全不感到人情负债不感到沟通理解的差距与期待落差的那种沮丧么?“只要有爱就好了”,就像听多了的电视节目上正人君子们的漂亮话一样。

我像是受到捉弄一样感到愤怒,脱口而出:

 “幼稚!”

 “是啊……呵呵!” 

惊讶的是,美穗却承认了。

——这样也笑得出来?

“那有什么办法……19岁而已,法律上还算不上大人,就算幼稚也是合法的吧。”美穗说,“说到幼稚……你也没资格说我啊。” 

是的呢……我原本已经积蓄好了能量,以为被激怒也可以大吵一场,却不知道心中在动摇什么,想好了继续反驳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

……也许构思吵架内容真的是幼稚的行为,算了吧。

 “是啊没长大也没办法呢……”我只好这样回道。

 

美穗突然看着我的眼睛,问道:

“那么,一起变成大人吧?”

 

4.

【能量守恒定律:不同形式的能量之间可以相互转化。】

 

那一天,我落荒而逃了。

 

——“那么一起变成大人吧!”

美穗跟我说了这样的话。

“如果是感到歉意向我告白就大可不必了。”我似乎要是准备好这样的台词就好了。

但事实是,我逃跑了。

完全没有想过自己有天会被女生告白。被一个无视能量守恒法则行动的主动分子。

怎么办,怎么办呢?

我闭上眼睛——

菜菜子小姐,请你指导我吧!

但是这一次,菜菜子始终没有回答。

一定是生气了,不理我了。

我与菜菜子小姐的感情是坚贞不破的。但凡其他凡人假设妄图打破这一点,那也太不公平了。

等等,这太奇怪了。

能量守恒是坚固不破的法则。为什么不能在她身上找到证据呢?

难道她也是神明吗?那也太不公平了。

假如神明爱上了我,那也太不公平了。

“Love PowerDesu!” 

仅仅因为这句咒语我的能量就损失大半。

得追究负责人。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聪明的自己已经掌握人生里的至高秘诀,避免陷入苦恼的境地。然而,偏偏出现了违反常理的家伙,在我的世界里耀武扬威。

不可原谅。

如果再任由美穗恣意妄为,能量天平将倾倒,我将因为失去平衡而失去菜菜子。

尤其是在XXX世界规定的那个19岁的暧昧而危险界限上。我不能失去她。

所以必须死守着自己这一份。

 

为了避免再次遇见美穗的尴尬,学校都不想去了。

但我还是莫名其妙地坐回了往常教室的位置上。怎么回事呢?

最后一排的“纵览全局”的观察哨,可以清晰看到灰绿色背影的美穗。还是一副积极参与课堂下课和同学打成一片的样子,总是在笑。一点没有异样。

也没有回头看我。

当我发觉自己把脸藏在课本背后,整节课整节课都在偷偷观察美穗的时候,已经晚了。

 

STK。

美穗没有男友,最好的朋友是中学的就认识的同学,不过大部分时间也不腻在一起;喜欢吃西兰花,还会去抢购学生食堂供应的限量糯米滋;每周五下午会去便利店打工……班上的工作其实是班长分配的,美穗因为受欢迎的缘故,每次都被拜托做联络人;参加排球社只负责后勤的工作,也因为是陪好朋友,空闲时间总在听音乐或者阅读;在音乐社里才是主力,会吹好听的长笛…… 

不知道为什么作为STK才了解到“正常”的大学生生活。

为了STK这样无聊的事情,支付不可计数的时间,原本看来是根本无法理解的事情。

代价呢?

代价是能量级数直线下降吧。因为越来越难与菜菜子小姐讲上几句话。

但很奇怪。这样耗费“能量”还有点“无聊”的行径并不令我感到劳累,反而内心不断涌上冲动驱使我这么做——也就是,一点也没有能量流失的感觉。这令我困惑不已。

美穗很可爱。也会生气也会无聊也会沮丧。所以很可爱。

喂,到底哪里不对了?

“病态”?

病态的能量模型?

说实在的,病态的是我吧。

为了打探真相,躲躲藏藏;为了巩固真相,不停地说谎。

然而根本不存在真相这样的东西吧。我连自己的判断也越来越难相信了——就是和名为“寂寞”实为“恐惧”的东西,没能好好相处这样。

XXX世界,菜菜子小姐,能量守恒定律。我固有的一切事物,支撑起我走到现在的全部。其实并不无懈可击。

就像我认为的美穗并不是那么无懈可击一样。

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容易理解,符合我否认的“现实”和老生常谈。

反而是自己越来越无法理解。为什么会这样!

菜菜子!

“假如想寻求‘绝对的稳固’的话,依靠精密的谎言是绝对达不到的。唯有‘真实’才是牢不可破的。”似乎是又似乎不是的菜菜子这么说。

那么“无懈可击”的我,真实的又是什么样子?

我觉得自己就恨不得把所有弱点托盘而出,在她灼热的审视下蒸发。

而且,这叫做……喜欢?

——完了,我想我爱上了什么人了。

这不科学。

我想得到验证。

但是对菜菜子小姐轻而易举说出口的话,面对她却一个声音也发不出来。

 

“喂,你在做什么?”

 

正当我懊恼地回顾着自己的可悲之处,背后突然响起的熟悉声音。被吓得差点摔倒,所幸树干支撑住了我颤歪歪的身体。

狼狈地躲在树后面做跟踪狂的我,被跟踪对象抓了现行。

“能见君,你在做什么?”

“呵……运动!呵呵呵!”我猛地原地高抬腿跳起来。

——这应该是我人生Top2的蠢台词了吧!!!

顺势就想高抬腿改撒腿跑!!

“算了……我知道你跟踪我。”美穗叹了口气,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斜靠在树上。

于是我放弃了。

“我……我是想说……关于能量守恒定律……”

“哦。”

“那天……那天我解释的不好!”

“哦,没关系啊。我大概听懂了。”

“你……还……有兴趣听吗?”

“……说呗。”

“咳,就是……”平生从来没有过如此紧张的我,开始背诵早在脑海里沉淀为石刻的讲稿,“所谓能量守恒定律,就是说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其他形式,或者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另一个物体,在转化或转移的过程中,能量的总量不变。自然界中不同的能量形式与不同的运动形式相对应,不同形式的能量之间可以相互转化。某种形式的能减少,一定有其他形式的能增加,且减少量和增加量一定相等;某个物体的能量减少,一定存在其他物体的能量增加,且减少量和增加量一定相等……”

听到如此迂腐冗长的背书,美穗终于忍不住“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结果她还是捂着肚子不顾形象地笑了好久。

真沮丧。

不过我也有点想笑,但忍住了。

“新,新发现是……”我不知道哪里获得的力量,继续说道,“而人类的情绪能,无论怎样转化转移,都只能来自于喜欢的东西,并作用于喜欢的东西。就是你说的‘Love Power’……大概。”

“……仍然符合能量定律么?Good Job!”

“就……算是吧。不过……谢夸奖。” 

说谢谢的时候,声音已经小到自己都听不见了。

“把手伸出来。”美穗说。

“咦?”

我还是照做了。

她伸出左手食指中指无名指,并排放在我的手掌心:

“能量——注入!”

?!

 “你不是问过怎样才能总是保持能量充足吗?嘻嘻~”她突然笑眯眯地看着我,“刚刚我已经把我的超能力传送给你,只需要重复这样的咒语,能量就凭空产生,永远不会匮乏了!”

!!

——比我的Top1还要蠢的中二台词,你也好意思说得出口啊!!!

……但是好像,真的感觉到身体里多了一些东西。

 “这……这不符合定律了诶。我…… 从不迷信怪力。” 脸颊不是很舒服,我慌忙把头扭向一边。

“总是相信一成不变的东西,也是迷信的一种呢!”

是么?

是的啊。

我可能一直就死守着能量守恒定律,永远停留在菜菜子的祝福里不肯迈出一步,连长大的愿望也抛弃了。

可是现在,就要,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好像有什么机会可以告别了。

“……这么说,我其实落后了吧……”我喃喃自语道。果然还不能算合格的大人。

美穗憋着笑,缓慢而夸张地点头。

“说落后有点夸张,毕竟还没有到合格的年龄。”

 “那么……” 说着,我去拉住了她的手:“一起变成大人吧!”

美穗惊讶地抬头。我也为自己的举动吃了一惊。两个人瞪大眼睛面面相觑。

然后,她突然背过身去拽着我向前走。

呃啊……

——不过看样子,应该是有点害羞……也有点开心吧。

生硬步伐的我,其实……也有点……开心。

放轻松啊——告诉自己。

所以我赶快小跑两步,和美穗并排走到一起。

美穗转过头,对我笑——所谓神明的笑容,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于是我也笑起来。

 

那个,说到变成大人这件事情……恐怕也不错。

即将告别黏糊糊的19岁的泥坑,站在20岁门口的我,看到了心碎的菜菜子小姐含泪向我挥舞手帕。

而我怎么一点也不难过——总之舍弃什么、告别什么的,并不一定总是悲伤的事。对吧?

况且,从今往后——

“能量——注入。”

我轻声说,指尖悄悄放在了美穗的手心。

 

评论(5)
热度(5)
  1. 箱鱼和田野在一起 转载了此文字
  2. 和田野在一起和田野在一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阴质福利社
© 和田野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