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 水 化 合 物

爱杀我的爱

要是在很久以前,一定难以想象,什么时候会变得懒于写作,懒于阅读。

去年动笔,有一个男孩子,有一个女孩子。这会是什么故事呢?不知道。无论怎样努力都写不出温暖的样子来。所有温馨总会在某些地方沾上污迹,结成冰,不肯动摇。

“我一定无法成为那种内心温暖的女孩子。”即是诅咒。

谎言、秘密、伪装、嫉妒、背叛、失去。被人背叛就背叛别人,剩下输不起。宁可提防温柔和亲近,带着似是而非的亲切和若有若无的戒备,预防一切落败的可能性。这样好吗?

如果说成长非要这般鲜血淋漓一来一往,它简直成了复仇。

因为时间交错,人来人往,逃避不开只好奋不顾身肯求一个结果。呐,不觉得很可笑吗,那如蜕皮般的苦痛一直只是循环又循环。似乎忍耐了无尽的伤痛却没长成坚强诚实的心智。时而陷落,时而醒悟,人生周而复始,简直热闹非凡。你知道人为什么会疼痛吗?因为疼痛可以覆盖掉羞愧与伤悲——那是成长的毒瘤,最好的解药。

佛说:相逢即是缘,不必计较好坏。可惜的是,我无法信神无法信他的使徒,正如我无法相信表面的和平一样。其实每个灵魂都是纯净而向往光明的吧,虽然每人心底都住着一个心魔,偶尔涌现,令我们恐惧不安,怕被它引诱,怕它歇斯底里,怕走向毁灭。但正是因为灵魂是纯洁的,所以才会深深的厌恶黑暗厌恶肮脏。心中无数次的呐喊,那个可以为我们引路的光明使者在哪?可他真的需要来吗?淌出的血液就没必要再回到血管里,就像若干年过去之后我们突然发觉应该说一声“对不起”,然而都已经太迟太可惜。正视自己心底的阴影,才应该是救赎的开始。


对吧,我们最终都会得救。


(胡言 《爱杀我的爱》 2009/03/08)


评论(4)
热度(2)
© 和田野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