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 水 化 合 物

尘上

9月14日,八号风球。四下尘土腾空而起,久违了的熟悉,扑面而来。风雨像一条蛇,粗暴而灵巧地游移缠绕在城市的缝隙之间,呵斥一切、威慑一切,侵吞掉所有的小欢喜小寂寞和小哀愁,好让它走掉之后,留下肃清干净的街道和空下来的心房,重新被千姿百态的步伐和言语占据。

换季。曾经是充满发现、惊奇、喜悦的四季转变,饱含着光阴似水人间轮回的感叹。如今尽管在身体舒服的时候,我们仍怀抱伤春悲秋的心情,更多的是天热了我们暴躁的打开空调,天冷了我们恶狠狠地大开暖气,我们扇风灌冷饮烤火跳热舞,温度早就无关大气和四季,不变的还有我们糟糕的心情。

还是夏天的时候,我每天都要走好久一段各式各样的路。这里总是人车来往,热闹异常。我习惯一路自言自语,或者放声歌唱,无论和多少人擦身而过,都会淹没在这庞大背景的喧嚣里,自己身体里的声音,连自己都听不见。

有没有试过,所有的悲伤遗憾委屈悔恨汹涌而至,却卡在胸口,一滴眼泪一声呜咽都排解不出,就一直悬在那里、跟着你、表情哀伤、又神色慌忙;不可以大叫,不可以颤抖,不可以倾诉,任你呼吸——呼吸——呼吸——直至呼吸正常。

我有太多诉说,太挤太急,所以全部被吞回去,一个也倾吐不出来,直到被遗忘。
这么无可奈何。

如果可以有节奏有规律的过:吃一样的食物穿一样的衣服,每天都做应该的事,思考明天的前提。喜也不有,悲也无从中来,唯时而顿足,时而眉头微皱,不再有感触不再有留恋不再有争辩不再有冲动,什么都没有。永远从容不迫、温文尔雅。随着日子了无波澜的缓缓淌过,像一株狗尾草一只草履虫那样,像生命最早那样,像没有生命那样。多好。

如果那些都不曾在我心里,是不是就没有负担这个定义。
——我的爱,我的自由。

感觉好奇怪。我搞不清世界的真相,也看不清自己的嘴脸。

有人二十岁开始独自环球旅行,我的二十岁还热衷于胡思乱想。这样不行。

他们说:不幸总会不断上演,直到有所领悟为止。逆境也是祝福。


尘上喧嚣,再热闹都是浮云;颠沛推搡,再孤寂都是灰土。一切都将沉寂,沉寂。

剩下自己,珍重。


(胡言《尘上》2009/12/31)


评论
热度(6)
  1. 圣诞有雪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
  2. 伊底和田野在一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把文言欢
© 和田野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