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 水 化 合 物

夜夜夜夜

Floating,你是浮着的,还是躲着?
飘要飘的婀娜,光也是不要太招摇却透彻,是了心血来潮也要荡漾着柔和。不错的。你明知道何去何从,却故意歧途。
激昂教导着苦闷青年,仿佛是走出踉跄的上一代。已习惯分裂,一个人也可以找到存在感。多沉痛,多孤寂,阳光灿烂的时候选择和人群在一起,然后意气指使,挥干你要的注目和抽离历史。
后来你就在夜里历数真相。趴在窗台听车来车往,那个安静的地方你还是不想去,去了不会丢下你牵挂的人,不去也摆脱不了你逃避的人。人生的不自在都是自找,肯不肯安安静静的坐下来写写字?有那么多争到的都放走了,是不珍视还是懒惰。或者表面上太容易?
煽风点火。火车不够好看呵,叫声也那么正派。那个北方开了金色紫色花朵的寥廓原野上红色的车轮,碾过印象里的岁月,轧碎一派阳光镂刻的密致碑文。有个绯色衣裙的少女在雪地里尖叫奔走,她说:请你宽恕我吧。兔子说:爸爸,你带什么回来?小妖:我的玫瑰花也死了。

既然如此,闭上眼睛。既然如此。尽管,不恐惧。

人们还是应该蹦跳着雀跃着。越是年少无知的时候越有资格胡作非为,那时候为什么偏偏装老成?头破血流怎么样?反正你死不了。死了又怎么样?就因为怕有人依然活着? 他们活着吧,在黯然的人生里玩火自焚也是明亮欢快的模式,火炬只需要少数人拿着就好了。你看就要能源危机了。
你欢快,叫喊的比夜欢快。这种夜里面你还是迷恋你自己。夜也有罪么?明明是你睡过了头。本来你清纯厚道老实巴交,长了个讲逻辑的大脑袋,是夜的暧昧与多情,澎湃了你那要命的情怀。


(胡言 《夜夜夜夜》2007/07/15)

评论
© 和田野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