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 水 化 合 物

冷水

我们驱赶朝阳,是为了让夜晚更漫长。

像迎头浇下的冷水,还要忍受逼沁入骨的寒冷。下落的水滴是时间的警告,冰冷的节奏敲击在额头,铿锵有声,要计算灵魂一点点分崩离析。尽管意倦,不得安歇,双眼痛楚不堪。没有温暖的手和心脏,这周围依然没有角落可以拥抱自己。

我发不出声响,因为广阔邈远的雨水将我淹没,徒然张口仍是呼吸不得。这日日夜夜袭来的冰冷雾气叫我胆战,它们氤氲不定却锋利刃薄,一片一片剥离我举棋不定的脆弱神经。

没有一盆美丽鲜艳的火,安抚我僵硬的手掌心,我需要它的温暖证明一点生命的安宁。我不睁眼是因为那些耀眼光芒。我在踌躇要不要这一眼光华替换掉永世里的那怕熹微丹霞。

这些瑟瑟的夜晚,不恐惧地狱的炼火。
哪怕热烈携着灰烬。

冰层中动弹不得等待终点,或者灼炙里痛快呼吸仓促赴死。

 

(胡言 《冷水》2007/02/08)

评论
热度(6)
  1. jupiter韵和田野在一起 转载了此文字
© 和田野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