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 水 化 合 物

存在于我心中的寂静无声

ライア(LIAR- 中文填词)

词曲:ねこぼーろ (nekobolo)

填词:和 田野

本家:sm16807748

视频用:歌ってみた【まじ娘】sm16831281

Off Vocal:sm16820911

 

左手 右手 身前 身后

间中 间或 相遇 相逢

眼中 梦中 谁的 心中

错过 见过 谁曾 经过

 

所以说 

反复地仰望天空 得到的不同

是你无意留下 空白的空

亲爱的 

在你穿行而过的痕迹背后

那片天空 得以容下 一个我

 

从此以后

就算是习惯了 无从选择的人生

像是为了 一部分余生

只好让 过去的自己死掉好了吧

所以说 试着留下什么 看吧

 

不堪重负的沉重躯壳

不甚繁琐地层层包裹

那时你赠予的深红色

在你离开后 无端地剥落

无论如何都没有结果

无论如何都不能逃脱

无论如何都寂静无声

无论如何 无论如何

 

明明就 一起走过

那么多 欢笑和曲折

难道说 再难得 都不算什么


难于启齿的佯作沉默

卡住胸口的阵阵回声

是你收下的唯一馈赠

在你离开后 于指缝滑落

无论如何都紧紧上锁

无论如何都难以遗落

无论如何都在我心中

无论如何 无论如何

 

你的双手

你给的问候

你给的笑容

你给的温柔

你所唱的歌 是我们的歌

你给的所有 都在我心中

 

ありがとう

ありがとう

ありがとう

但是再见了

那么多欢乐 

那么多坎坷 

那么多见证

那么多承诺

还有那么多 想要对你说

 

那么再见了

 

你永远不懂

曾经美好的

曾经深刻的 

曾经的所有

都寂静无声

我所深爱的 你永远不懂…

 

我所深爱的 

我所深爱的

我所深爱的 

我所深爱的

我所深爱的

我所深爱的… 是你的自由

 

すろぉもぉしょん

Slow Motion (中文填词)

词曲编曲:ピノキオP

Wiki翻译:kyroslee

中文改词:和田野

本家:sm23648996


Slow Motion 逐渐变化缓慢发生


路过便利商店 买饭团当晚餐 

回家打开电视 打发无聊时间 

有奖提问竞猜 究竟何谓妥协 

做梦就是答案 继续望天发呆


感冒就会发烧 发烧需要吃药 

于是躲进被窝 闭目养神治疗 

脑中不免浮现 你那一脸傻相

「还不想死啊」 头昏脑涨地那样哀嚎


十几岁 自以为是看透一切的人 

二十岁 是开始会感到羞耻的人 

三十岁 已经是个安分守己的人 

不论哪一个全都是 同一个人


满头汗 换衣穿 翻来覆去却还是醒着 

时针它无情指着 零点整 

这首歌此刻已经播了一分多钟

那么你又在这世上诞生多久了?


Slow Motion 自幼到老大不小 

Condition 心情躁郁阴晴不稳

不甚懒惰 却亦不是懒于去爱 

明明想要一份 能传给他人 

Communication 过份夸张不可靠 

Audition 审美的眼老眼昏花

充满了羞耻的人生之类的 也并非那么稀奇不堪 

没什么大不了


习惯随心所欲 肆意摆弄人心 

摔惨后才得知 一点都不帅气

瞬间不值一提 随着时光逝去

夜晚所剩无几 就混着黑暗去


喝光了所有水 咳嗽变本加厉 

擦眼泪吸鼻涕 用全力深呼吸

再次陷入沉思 祈祷世界和平 

打个喷嚏就能把诸行无常吹散了


曾经能 由衷地笑起来的那个人 

跌倒了 亦能够忍住泪不哭的人 

渐渐地 变成一脸没精打采的人 

不过是皱纹多一些的 同一个人


湿毛巾 敷额头 换了冷掉的还是烫的 

时间仍是冷的 深夜时分

这首歌此刻只剩下两分多一点 

那么你的寿命又还剩下多少年?


Graduation 自入学至到毕业 

Partition 暗自较量相互竞争 

除了无论如何不能忘的东西

明明其他事都不值得在意 

Imagination 因刺激变得迟顿 

Religion 因盲目而先入为主 

就算有张装模作样的遗照 也被挑剔是投机取巧 

所以就这样吧


没目的 没目的 辗转反侧没目的

缓慢地 缓慢地 走向了毫无印象之地


感伤 感伤  逞强反而搞得憔猝无比

啊嚏 啊嚏 打个喷嚏就像笨蛋一样 

啊打呼噜 打呼噜 鼻塞听上去像冲锋号

振奋人心 雨过总会天晴


Slow Motion 一大早就退烧了 

Condition 心情有如万里无云

反省过后然后充满干劲再继续 无忧无虑 

逐渐精疲力尽 

Slow Motion 就算偶像也会变老

Wide Show 尽情欢闹后化成灰 

诞生的时刻与临终的时刻就此 渐渐连在一起 

不可思议


Combination 为了遇上好的人 

Question 到底怎样才算「好人」? 

充满了羞耻的人生之类的 

精彩纷呈呢 快来快来 

空无一物呢 来看来看 

也并非那么稀奇不堪 

没什么大不了 对吧


Slow Motion...

缓慢走向尾声


心壞戰爭(二)

【❤2】

 

“高一A……高一A……”

当我终于呼哧带喘爬上教学楼四层的时候——在走廊最深处,看到了唯一挂着门牌的教室。我一边走,一边狐疑地打量着经过的空空如也的教室。

一般来说,一个年级都在同一层,所以怎么也应该还有个“B班”什么的才……但是整个楼层都空旷地令人生疑。

难道又走错了?该死我刚刚已经在两个初中学妹的胡乱指路下楼上楼下跑错了两趟,眼看已经迟到了!

 “第十五个!”突然,走廊的尽头冒出一个人影。

顷刻间,那个班门口不知怎么蹿出来十几个男生,指着我爆发出一阵惊呼。

“人数齐了!”

“高一A!高一A!高一A!……”

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友好的兄弟们”包围起来。我在一片热烈的夹道欢迎下被簇拥进“高一A班”的教室门——

“刷”——像军队方阵般整齐划一的十几双目光全部投过来——那些目光来自分布在教室靠窗一侧、安静端坐的十几名女生。

啊!果然这就是传说中的明慈男女中学第一次混合编班的新班级——我即将度过三年时光的地方啊!

困惑、不安什么的立马抛到九霄云外,此刻我头脑中只有“放眼望去,满目皆是美女”的心旷神怡。

直到突然发现两个熟悉的身影——刚刚校门口遇到的黑长直和手机女!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黑发女生也认出了我,于是发出了抗议一般的声音:

“弊!”

接着便扭过头去。

 

感觉……被鄙视了?

我赶快从身后随手拽过一个家伙,低声问道:“那个……?”

“确认了,男生女生均是十五个,不多不少。” 被我抓到的平头矮个子男神秘一笑,低声报以肯定的回答。

“啊谢啦……”咦等等?!我要问的不是这个啦!

 “我懂。”矮个子看到我欲言又止,意味深长地拍了拍我肩膀,“大文已经顺利搞到名单。想认识哪个随便开口~”

喂,你们的脑子里都在想什么?我想探讨的是更科学的问题啊!这么一想刚刚在校门口烦恼不纯洁暴露实在很自作多情,明明进来的个个都是绅士。啊咧,我都在想什么!

“咳咳咳,我是问……一个班才三十个人?”

“是整个年级。”一个眼镜男端起手上的笔记本电脑,展示出屏幕上一张点名表格。

“小班教学,真正的精英教育嘛!”矮个子眨眨眼睛,“我叫嘉宝,多多关照。”名叫嘉宝的矮个子友好地伸出右手。

“呃。我叫阿多。多多关照。”我也伸出手,目光却不自觉地投向教室另一侧的女生们。

 

**❤**


——铃——

正式上课铃把男生都赶回了座位,我随便挑了一个位子坐下。隐约听到身后小子们开始议论纷纷:“……班主任会不会是女人味十足的大姐姐呢?”“诶嘿嘿……”

好猥琐……虽然我也十分期待啊好不好!

想起过去男校不要说女生,女老师都是稀缺资源,几个食堂的中年师奶哪里能满足和我一样血气方刚的少年!既然是女校,怎么也会有比较多的美女姐姐天天来传授知识……

“欢迎,欢迎各位!”

从班门口飘进一份格外友善、清爽、雀跃、令人不爽的男声!

“恭喜各位升入高中!……诶?你们都是什么表情?难道……难道我服装不太对吗?”

一个头发梳的油腻发亮,衣衫一丝不苟的“帅哥”和他令人恶心的声音一起,飘进了“高一A班”。

“卧槽!”嘉宝正坐在我身后,发出一声哀嚎。


心壞戰爭(一)

#轻小说 #短篇

【Angel Game】心壞戰爭
文/和 田野


【❤1】 

“下一站,太子。”

 

不过是一个平凡的清晨,MTR荃湾线照旧高效运作在早高峰时段,报站时间、月台定位、上落控制,与往常一样分毫不差。

我从挤得密密麻麻的车厢中突出重围,脚面刚刚踏出地铁的闸口,头疼的感觉就再次袭上来。

被这种头痛欲裂的感觉已经折磨了将近一个月,而且总是每接近学校一步,就愈发强烈一分。现在距离学校还剩下一个街区,脑袋已经几乎要炸掉。

也许今天应该请病假?啊啊啊……没准是真的快死掉了……

但——我不过是一个15岁的中学生啊!

正在路过的是MK消防总局,消防队员在对车辆进行例行冲洗——我幻想着站到高压水喉前给快要爆炸的大脑一阵扫射,或者一架消防车突然失控冲过来,又或者巨型红色铁门脱落砸中自己……总之无论如何今天就不用去学校了。

 

看到这里,你一定觉得我只是一个厌学的普通小鬼——不不不!要真只有那么简单就好了!

不得不承认,事情已经超出了我可怜的想象力。一切都要从两个星期前,我的全新的高中生涯开始说起……

 

**❤**

 

这是高中生活的第一天。

9月1日。

走出地铁站,沿着太子道东一路向西——我从来没感到自己的脚步如此轻快神速。

右转……歌舞诗街……14……16……在一扇敞开的粉色大门前停下脚步。

歌舞诗街37号。

坐落在这里的原本是历史悠久的“明慈女子中学”——也就是男生率为0的神秘存在。但在前年金融危机之后,城市遭遇的冲击逐渐波及至教育界,校委员会为了扩大生源,将学校改革为男女中学,于新高一年级招收男生。

门柱正上方,崭新的校牌在晨光中闪烁着梦幻光芒:

【明慈男女中学】

没错, 昔日的女子学园今天正式迎来了第一批男子新生——而我,就是其中的一员!离开整整被困三年、身边只环绕着和我一样汗臭味小子的男子中学,来到了传说中每天都弥漫着淑女芬芳的女校,从此身边环绕着压倒性比例的软妹、眼镜娘、御姐教师……这种幸福未来简直连想想都觉得呼吸困难!哇哈哈哈哈!

心满意足地深吸一口气,抬起一只脚——玫瑰色的大门已经向我敞开,芬芳的高中生活就在这历史性的一步——

“不知羞耻!”

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冰冷冷的女声。

一个踉跄——于是这历史性的伟大一步——交给了我的头部。

 

**❤**

 

 

“呃……痛,痛……”

我捂着脑门爬起来,扭头望去——

一位身着校服、黑色长直发的女生正双手叉腰,站在校门正前方。她目光严厉地瞪着新校牌,嘴里重复着:

“……真是羞耻!”

然后她余光一扫,注意到地上的我,精致的五官上露出一个厌恶的神情。

 

哈?

 

“咔嚓”。

没等我反应过来,被一道光强闪直接劈中双眼。

泛白的视线中,我看到另一个高个子的卷发女生。她正举着一台装饰得过于闪亮的手机,对着校门拍照。当然,被拍下的还有毫无防备的狼狈的我。

“是啊,真是世风日下,到处都在堕落呢。”卷发女生走到黑发女生身边低头摆弄手机,轻描淡写地说道。

“连名称都……看吧,这就是我们母校的良心。”黑发女生环视着三两进入校园的学生,不时皱眉,就好像发现了不少令人讨厌的昆虫似的。

“发表到讨论区?”卷发女生头也不抬地问。

“必须。”

黑发女生撇撇嘴,严厉的目光再次接触到我,令我大为紧张。

谁料她一甩头,一言不发地从我身边快步走过去。卷发女生跟在后面,眼睛依然没有离开手机。

 

“羞……耻?”

直到两个女生走出去好远,我还愣在原地反复玩味她们的对话。

羞耻……

不知羞耻……

突然间,我意识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会是被发现了吧?!

一定是这样!一定是刚才我不纯洁的想法全都暴露在了脸上!

——不,是不小心暴露在了后脑勺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痛苦地抱住了脑袋。

不要!

我才不要刚进女校校门就被女生讨厌啊——!

 

——铃——

随着上课铃声的敲响,玫瑰色的大门在我身后“砰”然关上。

 


走马灯

那一年大雪封山

将火炬遗落在一片荒原

群鸟划过我们头顶

投掷下巨大的影子


是历史就任其埋在冻土之下

但凡喧嚣过就必须封尘

你走过冰封的湖面

面向熹微晨光


石头们盯着风

高举灯笼歌颂着

“这样的美丽风光

要把我击倒了呢”


老人们取出笛子擦拭

在地上刻出年轮

“时光荏苒啊” 他们说

而当我打马再度经过的时候

万籁皆寂静


#超短篇 #超冷

【Warm】暖

文/和 田野

 

“明日小雪,最高气温-1°C,最低气温-5°C……出行指数2星:出行请小心道路湿滑;穿衣指数5颗星;采暖指数5颗星……”

 

阿道蜷缩在我怀里,用手机刷着网路论坛。旁边的电视机一天到晚开着,不甘寂寞般滚动着新闻、综艺、肥皂剧……尽管阿道很少抬头去看。不过,所有节目中我唯一关注的就是天气预报,其他时间我都在看阿道。我最喜欢看他一脸专注的神情,无论是他盯着手机屏幕、电视屏幕、电脑屏幕、 掌机屏幕 …… 

 

没错,现在是严冬,多数时间阿道都在家,把双脚、双腿、有时候大半个身子放到我怀里,一呆一整天。 虽然我们从来不交流,但我知道——他需要我。

 

——外面还在下雪呢……所以今天也不要出门了吧? 

 

阿道一声不吭,时不时查看起手机简讯提醒栏。今天的他有点魂不守舍,叫我不太安心。

 

 “怎么还没有联络我呢……”他喃喃自语般说道。

 

我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焦虑的神情。真丧气。以前气定神闲在电脑前的专注样子呢?

 

就在这时手机响起来电铃音,吵吵闹闹的电子音。来自最近人气很高的虚拟偶像。 突如其来的声响把我们都吓了一跳——要知道,上一次手机铃响还是他更换铃音试听时的事情。阿道猛地起身接听,膝盖和我撞在一起。

 

“啊,好啊!我很快就到!”

阿道斜躺在地板上揉搓着撞痛的膝盖,脸上却写满溢于言表的喜悦之情,不停点头配合着“嗯”“好”“OK”之类的回答。电话里不知道是谁发出了怎样的邀约。

 

放下手机,阿道迅速坐起却陷入犹豫。眼神呆呆地面向我,足足有一分钟。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见手机被他拿起又放下三次、敲击键盘鼠标什么的两次……最后拿起遥控器一次,关掉了电视机。他从我怀里挣脱出来,站起来走开。

——别去了。

我想这样对他说,但最终还是没开口。

 

我看着阿道把脚放进棉质拖鞋,走到厨房边的洗衣筐,俯下身找衣服,翻来翻去最终确认一件颜色不太脏的衬衫,闻了闻,满意后穿到身上,系好第一颗扣子、第二颗扣子、第三颗扣子、第四颗扣子、第五颗扣子、第六……然后又走到卧室一角,把头埋在一个行李箱中很久,取出一件还算好看的正装,便往头上套边走去了盥洗室,在镜子前面打量了一下,觉得不好,又脱下来走回卧室换了一件平整些的。这次手里还多拿了条领带,只不过对着镜子刚套在脖子上就又扯下来,随手放在水池边开始整理头发。之后他走到门口穿鞋,发现脚上没有袜子,啧了一声,扔掉鞋去找袜子。终于洗衣篮里和我身下找到一双成对的,坐在地上开始穿。等到鞋带也系好的时候,阿道把挂在门把手上的大衣和围巾拿在手里,直接拉开了大门。

 

一阵寒气在那一瞬间侵入。我还没来得及说再见,就听到门“砰”一声合上了。

——好歹把衣服穿好再出门啊。

 

刚刚天气预报里面才说,明天气温也不会有回升的迹象,这原本多么叫人安心。

——但还是离开我了啊。

我环视着变得安静的房间,突然感到心中有什么东西,“啪嗒”,灭了。

外面很冷的哦。阿道……

 

***

 

这个冬天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便和阿道住在一起了。

 

那时候他刚和前女友分手,又正好处于艰难的求职期,每天回家都对我说上很久很久的话,比如抱怨寒冷的天气、求职会的竞争压力、复杂的人际关系……对了,还有前女友,她叫小真。

他还时常陷入回忆,一遍一遍地诉说着什么。有时候明明讲述的是很欢乐的事,但说着说着却哭了;有时候是破口大骂,什么难听的词都用了,骂着骂着又开始哭,然后开始一遍一遍地重复“对不起……我真没用……”

我一向只是听,不置可否。

还有次阿道说着说着,然后就趴在我身上睡着了。

——喂,还好吗?

“你好暖和啊……” 他迷迷糊糊应道。

我突然发现他睡着的侧脸真是好看。

 

尽管我什么忙都帮不上,但如果至少还能让他感到温暖的话……真是太好了。

 

后来阿道干脆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再出门,整日整日趴在我旁边,用各种电子产品消磨时间。话越来越少,所以我也越来越少听到小真的名字了。

就是的,那个叫小真的,忘了她吧——如果让我见到她,就烫死她,哼!

想象了一下,如果真的看到小真尖叫着跳起来,我会好开心的吧。

——你只要有我就够了。对不对?

“真的好暖和啊……有你在真好。”阿道说。

我笑得心满意足。

 

我曾经看着阿道吃了很多天的泡面。那时候我和他天天沉浸在咖喱海鲜、豚骨酱油、还有香葱油鸡的美味中不能自拔。虽然我无法十足理解"食物的美味"这个概念,但猜想时间长了他或许也打算换个口味——比如,楼下便利店的便当?

但是走到楼下的那段时间阿道也会离开我……不要。

不要离开我。多一分多一秒都是好的。

——喂,叫外卖不是更方便嘛。

我刚想这么说,阿道就缩回我怀里,拿起手机拨打外卖电话。

真有默契。我窃喜。

 

 

那么现在阿道每天都做些什么呢?

睡觉,吃饭,上网,吃饭,打机,吃饭,上网,睡觉。

我想说——多好,多么有规律的生活!

为什么这么低碳无害的生活方式还会遭人诟病呢?人在人群中是不是要常常假扮出忙忙碌碌干劲十足的样子来,好让别人放心呢?我觉得好笑。凭什么一个人不出门,就断定他好吃懒做游手好闲呢?

再说碌碌无为或者无所事事。这些都是阿道真实的样子,我都喜欢。

只有我理解阿道,只有我对阿道好。只要有我就够了。

工作、 外出、朋友、情报、评价……都不需要。只要有我就够了。

电视上怎么说:人没有欲望便不能活。

——所以阿道只要渴望着我就够了。

 

——所以,为什么要离开我呢?离开我,你不冷吗?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点头晕,身体也慢慢变凉了。

——好想睡啊。

 

不知道阿道现在冷不冷……

 

 

 

***

 

 

“哐!”

大门又打开了,冷空气瞬间灌进房间,我突然清醒过来。


阿道?!


只见阿道踉跄着奔向我。

  

——你回来了!

阿道回来了!我张开双臂。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来我怀里!来我怀里吧!让我陪着你,让我温暖你,一整个冬天都呆在我身边,好吗?

 

阿道径直冲到我面前,一把抄起刚刚忘记带上的简历,再次夺门而出……

 

……

…………

………………

…………

……

 

滴,答。

水龙头一直时好时坏,据阿道说,是因为这个冬天太冷的关系,公寓的供水设施有损坏。摆在水池中的碗碟摇摇欲坠,像我和他的相处模式。

——突然想嘲笑自己。

看了看窗外,果不其然,雪势渐渐减弱了呢。

也许对所有人来说都算得上好的事,对我而言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比如雪会停下,天气会变暖和,冬天就要过去了……还有阿道会回到人生正轨。

 

总有一天你不会再需要我。

 

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因为切掉电源而冷却的我,对着天花板,笑了笑。

 

——毕竟,我只是一张被炉啊。


三途

云淡风止 大地黯然不语

命运周而复始又无从得知

它眼神闪烁其词

以一种 旁人无法理解的深刻

将一切吞噬 

看 在温柔无声的渐渐中

昏沉睡去的我

与其等 不如纵身前去

 

三途川彼岸 是下一回合

汹涌澎湃的沉沦

而我知道那是安稳的

聆听他方回声

彼时盛放之花

将思念日日夜夜念诵

结成枯萎的种子 不予播种

没有愿望 又何来祈求

苦苦诉说无用 交予沉默定夺

一字一句 如泣如歌

 

辗转目光流成的河

不过睡梦里的蹉跎

我已唱尽凡人的歌

漫天星斗 也一笔带过 


小妖(五·完结)

文/和田野


(五)

没有人告诉过我,人间也是常常下雨的。

 

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我怀念起那个穿布满小骨朵的花的连衣裙,撑起五颜六色的伞,乱跑乱跳的小妖精。

而我依然淋成落汤鸡,而后晒到毛发松软的时期,突然怀念起森林里缤纷的雨季来——那些湿哒哒的气息、雾色迷蒙的景象,却总是想不起来。

 

在人间,我跟懒汉擦肩而过,跟趾高气扬的人擦肩而过,跟流浪的小生命擦肩而过……沾染到烟灰 、香水、油墨、消毒剂、炸鸡排、腐烂花蕾的气味……见闻、经历、自由、秩序、胆量、规则、坚持……一切像狮子说的那样,又那样不像。

我还在马戏团见过一只狮子,我对它说话,它对我咆哮。我们再也无法用语言沟通。

算得上成为了有经历的人吧 。

可是,为什么觉得更加孤单了呢?

也许狮子从没教给我的,就是这样一件事情。

我是那么不甘寂寞,我又是那么容易伤心。

白天不行,夜晚不行,时间又不能停止。

因为寂寞想变成人,结果更加寂寞起来。

——要为这样的自己负责。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不曾是一只性情古怪的小妖精,会不会生活得轻松一些。又或者,作为一只小妖精,永远不走出森林,是不是也比现在轻松一些。

这些如果的事,谁都不知道答案。

不过人类每天烦恼的,也不外乎是这些“如果”。

想到这里,也就轻松了一些 。

——进而陷入更深的烦恼之中。

 

想想看,一切都很顺利:顺利地来到人间,顺利地成为人类,顺利地与妖精的一切诀别。

我和狮子,匆匆相遇,然后匆匆告别。 

不记得有没有说“再见”了。

就那样再也不见了。

森林不见了,狮子不见了,我的全世界都不见了。

 

雨好大。就要淹没我了……

就快要窒息了。

就快缺氧死掉了。

 

就快要难过地死掉了……

 

狮子啊狮子啊,你在哪啊。

狮子啊狮子啊,我想你啦。

狮子啊狮子啊,我不想做人啦。

 

从天而降的雨水蒙在我的眼珠上,然后欢欣雀跃地涌出来。从它们折射出的晶莹光线中,我看到一只蓬蓬松松的庞然大物,和它一闪一闪的眼睛。

 

小妖啊,遇到害怕的东西,不要躲,与之战斗。失败了也不丢脸,重要的是,

要勇敢。

勇敢地面对成败,勇敢地表达爱憎……勇敢地将无论怎样也好的自己,诚实收下。

就算伤透了心也不会放弃。

 

“如果改变主意的话,就想想我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时间久远有些想不起来,也许这才是狮子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狮子啊,我什么都不怕了。”

 

——“嗯,因为你是小妖精啊!”

 

(完)


小妖(四)

文/和田野


(四)

风睡着的时候也会哭。夏天的眼泪坠落,蚊子的前腿骨折。世界日复一日月落潮升,看上去周而复始,事实上是向前翻滚着,永远不会停歇,永远不可倒退。反正,没什么是能够长久的。就算是小妖精……也会长大成人。

我和狮子,击退鳄鱼、淌过沼泽,拨乱荆棘、饮下露水、驱赶黑夜,追逐黎明……一直走。

狮子说,只要一直走,总会到达尽头。

聪明的狮子,你说什么我都会信的。

所以,这一天我们来到尽头了。

 

我还记得那时候狮子的神情。

平常他的眼睛明亮、清澈,透着睿智和平和。可那天,那眼神黯淡下去、闪动着涟漪,就像忽然落雨的湖面。

它指给我看一把伞,我的伞。

“就是这里啊 ……”

其实狮子和我遇到那个地方,就是森林的边界,人间的入口。只是那时候天太黑、路太滑、风太大、我太害怕。

我的伞,完好如初地躺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仿佛从不被遗弃般,平静、姿态安宁——就像一直在等我。

与之相对的是说不出话的我——此时此刻,应该用哪一种表情?

惊讶?高兴?懊恼? 生气?困惑?难过?

所以兜兜转转,最后找到的地方,早就已经到了。

我不知道该祝贺自己,还是责备自己,还是质问什么人。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是知道的吗?”我问。

狮子没有回答。

——走下去,总是会走到一个地方的。

 

我仰头看了看黯淡下来的天色。起风了,就要来临一场暴雨。

 

“与我同行吧!”我对狮子说。

 “……我和你不同路,怎么同行啊……?”

——只要一直走,总会到达尽头。

 

雨点就这样劈劈啪啪落下来。落在我的连衣裙摆,落在狮子浓密柔软的鬃毛上。

 

狮子走过去捡起雨伞,再走回来放到我手中。

“伞拿着。不然多冷啊。” 

我没有接。

 “淋雨不太好哇。”狮子说。

“没什么不好……多浇浇水,心灵就可以长出花来。”我盯着地面回话。

“……所以你已经准备得很好了。”

可是狮子……我的心里荒草丛生的。

“那就拔掉。”狮子笑笑。那么轻松的表情,在我看来格外沉重。

 

一阵沉默过后,狮子转过头去:“对不起……”

 

我不明白,总觉得受了伤害。不然……不然怎么会那么想哭呢……?

 

“如果害怕受伤的话,还是不要做人了。”狮子这样说。

 

我抢过伞,一闭眼跑了出去。


(待续)

小妖(三)

文/和田野


(三)

 

一只妖精与一只狮子的同行,算不算的上古怪?

总之,两个都不知道方向的家伙,踏上了同一样的旅程。

 

“狮子,你还记不记得森林的尽头是什么样子?”

“森林都长得一个样子嘛。”

 “那……那怎么知道是否到达了尽头呢?”

“只要一直走就可以了。”

“那样一定会迷路的!!”

“难道你很赶时间吗?”

是哦,反正还有很多很多时间。对于一只妖精来说,时间是很廉价的东西。而人类不同,人类的时间宝贵得可怜。身为妖精,不由自主就会同情起来。

所以姑且珍惜一下还是妖精的时光。像人们总说的——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命运吧!

 

不过说到命运……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懂:人类倾尽毕生精力与命运抗争,为什么还要相信它呢?

“因为容易。”狮子回答,“人间已经有那么多东西都是不容易的了,所以选择相信一些容易的事情。所有信仰都是这一回事。”

我似懂非懂地点头 。

“别想太多。看,你不觉得迷路也可以很诗意么?”

于是我愉快地点点头,大步跟上狮子。

 

我经常问狮子很多关于人间的事情,然后想想自己成为人之后打算做什么事情,然后就睡着了。睡着了的我骨头松散地趴在狮子背上,也不知道就这样走了很远很远的路。

 

有一天我问起狮子:“狮子都住在草原,你为什么是从人间来的呢?”

“恰好经过。”狮子淡淡答道。

恰好经过?什么恰好经过?就像狼狈不堪的夜里我恰好经过你?

“那……在人间的时候,你害怕过什么东西?”我问。

在森林里的时候我害怕很多东西,比如黑夜、电闪雷鸣、数量太多的蚂蚁、突然蹿出的野兽……但是更多的是我讨厌的东西,并不一定是害怕,但是因为讨厌,我害怕遇到它们。

“经过的东西越多,害怕的东西越少。”狮子淡淡地说。

“所以你什么都不怕么?”

“……”狮子沉默一阵:“……我其实,也害怕一些东西——比如人类有种游乐叫「马戏团」……”

“我知道我知道!听说很有意思的!”好不容易提及传说里包含的东西,我兴奋地插嘴。

“嗯……对于人类来说,那是快乐的东西。对我而言则意味着失去自由。”

天呐,失去自由——这简直是再糟糕不过的事情。我为自己的冒失发言感到抱歉。

“但是人类对于自由的实践十分微妙。他们所受的自由,往往建立在剥夺另一些自由的基础上……但那正是人间的秩序和规则。”

“……不懂。”

“真是……人类也经常这样,一句‘不懂’就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的……你还真是人类小姐的脾气。”

我挤挤眼睛。狮子就像看穿我的心思一样,说道:

“不,你还没有准备好。”

我垂头丧气——不过我是真的不懂,不知道如何准备。

狮子深深地叹了口气:“人类其实是很单纯的动物,只是容易把其他人想的复杂,这让他们看上去变得复杂了。他们都喜欢做事之前给一个理由,或者之后给出一个理由,好像有理由就是合理一样,所以特别喜欢拿这些‘合理性’约束自己和他人,似乎越能妥善控制“合理”便越强大似的……人啊,就是太在意结果了,才会兜兜转转得不到结果啊!”

狮子扳过脸, 一字一句地对我说:“所以,明白了这些事情,你就不会缩手缩脚,患得患失,即而失去自由。” 

 “还是不懂……”

经由狮子描述的人间总是分外复杂,与我的认知相去甚远,一知半解又不求甚解的我从来无法专心消化 。只不过此刻我心里只在意狮子一开始说的,关于失去自由。

失去自由——无论是谁的——这才是我最害怕的事情。

突然感到的恐惧,或者是悲伤。于是我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抓住了狮子胡须下面乱蓬蓬地毛发,都快把自己裹了进去:

 “只是在想……如果哪一天看见了马戏团的狮子,我会不会哭?!”

狮子用爪子拍拍我的头。真奇怪,有点担心被一掌拍晕过去但没有。

“你可真够胆小的……这样可是变不成人的。”

并不是因为胆小……可是好想哭哦……

 “算了……想哭的话,那就哭呗。”

这样更想哭了啊!

 “不,”我直起身揉揉眼睛,“要是我一直这么傻乎乎的可不行……到了人间就没有人像你一样肯原谅我啦。”

狮子听了,无可奈何地感叹:

“看样子你还没有笨到无可救药。”

然后我听到他说:

“别害怕,要勇敢。人只要勇敢就够了——直到你准备好之前,我都会陪着你的。”



 

其实我一直在想,要怎样报答狮子。只要是小妖还能办到的事,什么都可以。

终于当我问起的时候,狮子却说:

“不用了。”

“你就没有想要的东西吗?”我困惑地问。

“没有。”

狮子低声重复着:“没有……我没有想要的东西。”


所以后来我突然意识到:我并不了解狮子。尽管我相信他说的一切事情。


你说,一个什么都不要的家伙,能给他什么呢?

可是为什么会有什么都不要的家伙?

呐,狮子,是不是因为你还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你是不是其实和我一样,心里始终装有另一个世界?

——也许你也不知道去哪里,但是我们可以一起找。

 

狮子没有说话。我看着他,他还是没有说话。


1 2 3 4 5
© 和田野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